华夏收藏网LOGO
华夏收藏网搜索引擎
华夏搜索引擎 免费注册 | 申请开店 | 短信通 | 我要估价 | 我要交易 | 发布竞价 | 我要求购 | 我问问题 | 发布网志
华夏收藏网搜索引擎
 将华夏收藏网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上月藏品图片[1540,380]张 - 智能站 - 电信站 - 网通站 - 古玩视频 - 管4看市场 - 排行榜 - 曝光榜 - 繁体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华夏收藏网 > 资讯中心 > 其他 > 正文

视频:著名藏家翟健民的收藏人生

http://news.cang.com 2011/9/8 11:23:53 新浪新闻 浏览0加入收藏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我们今天很有幸请到了著名收藏家翟健民先生,他十几岁进入古董行业,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一行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他自己开有古玩行,也拥有丰富的收藏,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他,可以请教他一些问题,翟先生您好。

  翟健民:您好。

  主持人:就像刚才介绍的,您已经在这个行业呆了很多年,这也是非常有趣的行业,能不能说一下您在这个过程中,碰到哪些有趣的事情,跟我们分享一下。

  翟健民:在这一行也挺长时间的,16岁就进入这行了。16岁我就开始无意中接触这行了。30多年了,肯定有蛮多有趣的事情,比如以前跟师傅到处跑的时候,去到一些陌生的地方,比如说去到第三世界国家,比较落后的,比较落伍的地方去寻找东西。这些都是很有新鲜感的事情,很有乐趣,现在回想起来,可以说是说不尽的回味无穷的故事。

  70年代初的时候,去尼泊尔。那个时候我们是空白的白纸一张,听人家说,那边可能会有一些我们中国的东西,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没有直飞,经过很多波折,转机到了尼泊尔。在香港没有拿到签证,到了机场后,才拿签证。拿签证是挺有趣的事情。签证是5块钱美金,我们没有经验,当时刚好没有几块钱的零钱,只有一百块钱,给他一百块钱,他应该找给我们,他就放在他兜里,我等老半天要找我95元,他说我今天过生日,我就懂这个意思了。这也是一个小趣事。当时我们很小,19、20岁,到了那边,有一些藏族的人长期在尼泊尔住,他们有一些碗盘,也是古玩,我们会在那边买到一些比较特殊的东西。但是买东西归买东西,但是看到当地的风土人情,他们的文化跟我们这边是完全不同的,是两个世界来的,很有趣。

  主持人:您当时去国外,像大英博物馆,看到很多中国瓷器,您觉得中国最好的瓷器是不是都在国外博物馆放着?

  翟健民: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全球除了我们自己国家,还有台湾,存着大量我们自己的宝贝。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论,说所有好东西都在国外,我觉得这个不应该这样说。

  主持人:只是有很多好的在国外。

  翟健民:可以说大家分享吧。但是重要的东西还是在我们自己国家,我觉得是这样的。

  主持人:去年收藏界最大的新闻是5.5亿元拍出去的乾隆花瓶,当时拍卖的时候您也在场,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件事情?

  翟健民:乾隆镂空瓶是去年11月12号拍的,我们得到这个资料的时候,是11月初,拍的几天前才收到资料。因为他是英国伦敦一个郊外的小地方,当我们收到资料之后,一眼看就知道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乾隆官窑瓷器。与它比较的话,只有一件在台北故宫,两件不分伯仲,台北那件重要,伦敦那件也很重要。拍之前的几天,拍卖行把这个瓶拿到伦敦去展出,租了一个很小的写字楼,从12点钟到1点钟,让行里的人或者想参与的人去看。我应该是三四点钟去排队,因为那个房间很小,每次只能三四个人去看,很多人去,刚好也是英国苏富比大拍,很多中外人士都去。我们看到了,上了手,而且东西很精美,可以说是绝品,在市场上不流通的一件东西。

  我们当时非常关心这件东西,到了12号,刚好12号白天宝龙在伦敦也有拍卖,很多行家,很多买家都参与宝龙拍卖,但是他的拍卖是六点钟在郊区。宝龙拍卖还没拍完,但是要花两三个小时去那个地方,所以很多人三点多就开始离开宝龙拍卖,就跑去那边小拍去看,我们也是一样,大概四点钟走,坐的士,遇到堵车,那的士跟我们说,看来六点钟到不了,既然这样,我拉你到火车站,坐火车算了。我还着急,万一坐火车去不了怎么办,他说不怕,坐火车有把握。真的是刚刚六点钟到,如果打的士的话,可能我们就过了拍卖的场面了。赶紧去了,就办拍,6:15分就开拍。那个小拍卖公司,我估计比演这个播室大三倍,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中外人士,去的人要不就是很关心的人,要不就是真的想参与的人,还有当地的老百姓。挤满了,我几乎两个手伸不开,那么多人。我们也有参与,但是没有到那个价钱,后来是两个中国的买家一直顶到4300万镑,合人民币5亿5。

  主持人:当时您估计出价的人大概有多少,举牌的?

  翟健民:第一口价是80万镑,全场没人举过,那个拍卖官,我估计拍卖官从来没有这样的大件,平常就拍五块、十块的东西,这件东西的估价是100万镑,起拍价是80万镑,那是很正常。结果全场没有一个人举,就自动的降到70万,没人举,60,50万镑,是这样的。按正常的拍卖程序,80万镑开始,没有人举,就pass了。但是这种小拍,自己就控制了,没人举,我跌,70,60,50,到了50,就开始有电话。我回想一下,总共大概有十来个举牌的人,在一千万镑以内的时候,就很多了,七八个,十个八个。过了千万以后,就少了几个。到了两千万,又少了一点,反正是到了3000万多后,几乎就是两个买家竞争。我是到3000万。

  主持人:也很高了。

  翟健民:也蛮高了,以我的估价已经是高出很多,我没想到会那么高。

  主持人:今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也有一件民国粉彩壶,估价很低,八百到一千美元,结果拍了一千多万。

  翟健民:是,我们拍之前收到图录的时候,了解到这个瓶是一件精美绝伦的官窑器,在这里讲一个秘密给你们听,为什么拍卖公司会定民国,一件那么容易看到的东西,比如这瓶是不是水,这瓶不是酱油,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定民国呢?这批藏品是来自民国一位老收藏家的藏品,已经处理过几批了。这批是最后一批,管理仓库的老人家90了,就跟苏富比拉货清理的人说,放在这里的东西都是宝贝,你们要小心拿。那个瓶就放在墙的角落,苏富比的概念是:放在角落,肯定是普通东西了,要不然老人家肯定说放在柜子上。这是他们第一个接收到的信息。第二,当他们收到所有东西,回公司之后,在检查过程中,确实有一些同事不统一的意见,有人说这个没见过,是不是晚清、民国,有些觉得蛮不错。最后他们的老总就说这样吧,安全起见定民国,让市场自动的,该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所以定了民国。后来我在网上说世界大笑话,我不是说这个东西争论它是民国,我的意思是拍卖公司定的民国,卖到1600万美金,一个多亿的东西,怎么会是民国呢?是世界上精美绝伦的一件好东西。

  主持人:我们都看到那条微博(http://weibo.com)了,也都在想这是不是……

  翟健民:可能是我的解释错了,会令大家误解了,或者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但是我真心的意思是告诉大家,这是一件精品,绝品,可以说没见过的。很多不同的颜色放在一起,已经是很少,北京故宫有一件叫瓷母,那是世界的代表,中国瓷器。在一个花瓶里,几十个颜色都在。这个瓶虽然没有那么多,但是手工艺,制作过程已经是可以说跟故宫那个学习,从那边摘下很多重要的东西在里面。这是非常少见的一件东西。

  主持人: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已经结束了,瓷器专场本来最初抱有很高期望的,但是结果估价最高的作品,接近两亿港币的作品叫清乾隆珐琅彩,为什么在专拍的时候没有卖掉,是估价太高了吗?

  翟健民:我本人觉得它估价有点高,不仅是96年900万港币,事隔10多年,会增长,但是这个东西定价有点偏高了,如果定八千万到一个亿,可能大家会追捧到,过两个亿也不一定。首先它是定价偏高。也有可能是收藏家要求那么高,拍卖公司没办法,一定要配合。也有可能拍卖公司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值那么多钱,我就帮你定那么多钱,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个人认为,他是比较偏高。再加上苏富比拍之前的几天,宣布如果要买玫茵堂的东西,要交800万现金,才能拿牌。这里可能影响到一些买家,因为临时不一定拿到800万的现金。他们也说服了一点,4月5号是国内放假的时候,很多借着放假来香港看东西,看东西不可能带着好几百万现金出来,这也是一个影响。还有,拍卖的环境,气氛,也会带动当时现场一瞬间买家的心情、心态。他第一件拍的东西不是这个瓶,第一件流拍的是雍正粉彩盒,那个定价4000万,结果到3500万就流了,那件是那场拍卖的重器,那件流拍后,现场已经打击30%到40%买卖的气氛,比如我是有意想买这个瓶,但是这种气氛之下,我就无所谓了。可能张小姐也不买,陈先生也不会要了,那我也观望一下,可能就不去买了,结果这件流拍。很快就到那个瓶,但在那种有点沉静的气氛之下,也流拍了。

  主持人:这件作品据说在私人洽购中被买家以两亿元买走,也有说法是藏家本人把它买回去了。

  翟健民:按道理苏富比这种大拍卖行不会说出这种谣言。我觉得这种大行不会为了保自己的面子说卖了,我估计不会。因为他是上市公司,你的成交一定要有正确的报道,因为政府要收你的税,另外上市公司一举一动都要很清楚的。我觉得不会。

  主持人:这场苏富比春拍瓷器的状况,会影响到今年春拍瓷器的市场走向吗?

  翟健民:应该不会。玫茵堂除了那几件大的流拍了,其他几件都卖得不错,没卖掉的是真正不应该买的,别以为买家都是傻瓜,有些东西定的是离了谱,在这里就大胆地说一下,一个雍正清花盘,破了好几块,定价三千万,肯定卖不掉。要不就是苏富比没检查清楚这个品相之前定了价,要不就是卖家要了太高。这个东西如果不破值那么多,四到五千万,你定价三千万,这个很合理。但是有破损定三千万就不值了,有破的话,以我个人认为就值三四百万到五百万,那就是差了十倍了。所以这些流拍都是有道理的,但是很多很正常的定价,东西也漂亮可爱的东西,也卖天价。所以说到有没有影响今年往后的一些拍卖或者市场价钱,我觉得不会影响。

  主持人:听匡时老总董国强说,将来中国艺术市场过十亿天价的应该出在瓷器上,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翟健民:有机会你问问他,他说的将来是几时。

  主持人:我们想像那应该是关于很快的一种说法。

  翟健民:那个将来,太广泛了。将来50年之后,那有可能。钱贬值到20年、30年之后,很难说,昨天的一块钱跟今天一块钱都不同了。

  主持人:今年春拍,您会不会关注,有没有拍卖公司有比较好的瓷器拍品出来呢?

  翟健民:今年有呀,举个例子,苏富比刚拍完了,下面很快是佳士得,我听说他收到一只乾隆的纂金瓶,好像定价也是一两个亿。保利公司也收到一个很重要的乾隆官窑的笔筒,文房的。还有乾隆青花瓶,好几件。佳士得也不少,匡时也收到好东西。还有北京的中汉,还有一家将会很快新开的拍卖公司,过去也是老牌,但是换了人,叫东正,也蛮不错的。估计春拍也会很红火的。

  主持人:现在在拍场,您看到合适的拍品,也会出手吗?

  翟健民:出,但有时候出手比人低,所以没办法。

  主持人:之前我知道您买过很多比较好的,在拍场当时价格很高的作品,现在来看,你哪些作品买得比较得意呢?

  翟健民:如果要数的话,数到今天晚上也数不过来,得意的东西很多,但是不一定是以钱来衡量,有时候要看这个东西有多么的珍贵,多么的稀有,或者多么的与众不同。不一定用钱来衡量的,曾经有一件东西,1999年我在英国买过,我当时买是400多万人民币,后来我在合理的利润之下,我让给收藏家了。最近这个收藏家跟我聊天的时候说你知道十来年前你让给我的那件东西,最近有人出价让我让给他,但是我不考虑,不会让的。我跟他沟通聊天的时候问他,人家出多少钱的价钱,你猜一下多少钱?

  主持人:一千万吗?

  翟健民:不,这个瓶是我让给我这个收藏家的瓶,去年拍完了五亿五的,类同的一种东西。   

  主持人:七八亿吗?

  翟健民:对,一口价给七个亿,因为我们那个瓶比那个还要重要,因为我们那个还是转心的,英国的那个是不动的。给七个多亿,八个亿了,我说可以了吧,兄弟,卖了,好几百,好几千倍,当时四百多让给他的。他说我不卖,留给我子孙永享的。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买进我卖出的一件东西。

  但是有时候不能用钱来衡量,蛮多东西我们能回味无穷的,举个例子,一件乾隆玉龙瓶,是1975年,我师父跟我师父的朋友两个合起来拍的,当时买的时候是五万块钱,在香港拍的,买完之后,手心都出汗了。我说你们为什么那么紧张?没办法,这个东西太好了,一定要买下来。但是两个人加起来五千块钱都没有,那怎么办呢?你要付钱,要提价,还差好几万。结果好不容易把钱凑齐了,买了。过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就让出去了。一直到2008年,1975到2008年,几十年了,其中一只跑出来了,又回到市场。我很关心这个瓶,因为七几年的时候,我师父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把这个瓶拿下,几十年之后出来一只,就让我给买下来了。这也是比较有趣的一件事情。我当时是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但是我记得我师父说这种品种很少的,花瓶少,碗盘多,确实我师父说过这句话之后,几十年没有出来同样的,几十年前我们学徒时候的那种教育,那种指导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打基础,打这个桩,比人家强很多,就是见的东西比较多。那个瓶是以1500多万买进的。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事情,回味无穷,不是说今天我有钱了,你多少钱把它买下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几十年前,我是什么角度,去看这个瓶,几十年之后,我又以什么角度去看这个瓶,所以蛮有意思的。

  主持人:今年5月份在香港有一个古玩博览会,您能说一下这个博览会的情况吗?

  翟健民:是,我们02年就开始在香港组织国际的博览会,02年组织了,03年碰到非典,后来把这个事情压后了两年,然后在香港重新开始搞。我们一直没停过,中间有两年我们回到国内做了几个国际博览会,在山西的太原,今年又回香港。因为在5月份的时候,天气方方面面香港还比较合适,而且香港跟佳士得拍卖的时候衔接在一起,这个时间段来的人比较集中,所以博览会定在香港机场的一个会展中心,是比较大型的。这个活动十年前了有这种做法,我十年前已经看到了将来中国艺术品的中心肯定在中国大陆,所以十年前就有这种想法,02年就开始了筹划了。确实我们是眼光独到。我们同时也把外国的朋友集中在中国,这确实是一件有益的事情,把古玩艺术品作为世界朋友交流的平台,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过去有人说过这想法,但是没有人敢去走出这一步,把这个大平台做起来。在这个行业那么多年了,我跟我太太做点什么事情好呢?为行里,为我们大陆的行家也好,香港的也好,或者是欧洲、美国国际的也好,我们站出来,把这个平台做好,让古玩艺术品做得更红火,让新来的行家,新学习的朋友们,或者是新的收藏家,大家都能来到一个很好的国际古玩的艺术品平台。所以我们努力一点,做一下这个事情吧。

  主持人:这个博览会会一直持续办下去吧?

  翟健民:对。

  主持人:请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收藏瓷器的乐趣是什么?

  翟健民:如果要细说或者聊天的话,我们聊到晚上都没聊完。乐趣很多,简单来说在拍卖场上,有好几百件,过千件东西,你能慧眼吸英雄,万绿丛中一点红,拿到那点红。不是说钱,现在很多人用钱来买东西,用钱来衡量东西,这不是乐趣,包含不了那种修养,包含不了那种欣赏美的东西在里面。其实用很少的钱,但是能买到人家不知道的一些东西,你万绿丛中把它拿下,这是最大的乐趣。

  主持人:谢谢翟先生,今天访谈就持续到这里,非常感谢您!谢谢大家!

更多

>> 相关专题

    藏友评论

    华夏收藏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收藏法规  ┊  版权声明  ┊  收藏市场  ┊  古玩商店  ┊  拍卖公司  ┊  年号检索  ┊  友情链接  ┊  短信反馈  ┊  广告招商
      关于我们  ┊  豁免条款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汇款方式
      Copyright 2003-2013,版权所有华夏收藏网  收藏热线:0571-88370639 浙B2-2008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