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收藏网LOGO
华夏收藏网搜索引擎
华夏搜索引擎 免费注册 | 申请开店 | 短信通 | 我要估价 | 我要交易 | 发布竞价 | 我要求购 | 我问问题 | 发布网志
华夏收藏网搜索引擎
 将华夏收藏网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上月藏品图片[1540,380]张 - 智能站 - 电信站 - 网通站 - 古玩视频 - 管4看市场 - 排行榜 - 曝光榜 - 繁体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苏富比关于苏轼《功甫帖》的研究报告

http://news.cang.com 2014/1/13 16:16:13 浏览0加入收藏

纽约蘇富比中国古代书画部

华夏收藏网讯 蘇富比专家团队经过再次论证,并听取了包括中国大陆文博前辈在内的国际及国内专家和业内人士的专业意见,坚持认为2013年9月在纽约蘇富比成功拍卖的苏轼《功甫帖》,是一件流传有绪,历经清初安岐《墨缘汇观》等历代专著著录,包括近现代鉴定大家张葱玉、徐邦达先生鉴定并肯定为苏轼真迹的墨迹本。不同意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先生所指认的该作品是清中晚期“双钩廓填”本的结论。同时,不同意钟、凌二位先生所指认的上博现藏苏轼《刘锡勅帖》也是清中晚期“双钩廓填” 本的观点。我们支持徐邦达先生所做的苏轼《刘锡勅帖》系明人伪笔的鉴定结论。

2013年12月21日,《新民晚报》刊登文章,称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先生指认2013年9月纽约蘇富比拍出的苏轼《功甫帖》是“双钩廓填”的伪本。《中国文物报》2014年第一期又刊登了上述三位研究员先生署名的两篇文章,正式指认上述苏轼《功甫帖》是“双钩廓填”本。蘇富比专家团队经过再次专业论证,就三位先生的文章做出如下回应。

纽约蘇富比拍卖公司在2013年9月19日中国古代书画专场拍卖中,成功拍卖第565号拍品——苏轼《功甫帖》。整幅作品为立轴,包括四个部份(图一): 1. 苏轼《功甫帖》,上书“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九字,钤鉴藏印九处:有四方不可全辨半印,有清代安岐、江德量、张镠、翁方纲以及近代许汉卿的鉴藏印; 2. 同轴另纸装裱翁方纲小楷题跋和题诗,钤明代项元汴常见鉴藏印三方; 3. 同轴另纸装裱翁方纲《功甫帖》双钩填墨摹本; 4. 同轴另纸装裱许汉卿题跋。 我们认为苏轼《功甫帖》墨迹本是一件经清代安岐《墨缘汇观》、李佐贤《书画鉴影》、翁方纲《复初斋文集》、近现代张珩《张葱玉日记?诗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等中国书画权威著作著录,被张葱玉先生和徐邦达先生一致肯定为北宋苏轼墨迹原作的书法作品。

三位先生指认该苏轼《功甫帖》墨迹本(下称“墨迹本”)是“双钩廓填”的伪本,钩摹自清代《安素轩石刻》;指认墨迹本上除许汉卿藏印外,其余鉴藏印皆为清中期以后伪印,理由是所有鉴藏印印色相同;指认墨迹本是从拓本翻刻而来,证据是墨迹本上“世家”半印作为骑缝章与芯纸边缘却尚有距离;指认翁方纲题跋与题诗是伪作,理由是翁方纲书法结构不稳,“翁方纲”、“宝苏室”二印有疑问,且翁氏题跋与翁氏《复初斋文集》所载跋文内容有出入。

图一、第565号拍品苏轼《功甫帖》整幅立轴

图二、苏轼《功甫帖》墨迹本

一、通过实物对比和高清照片放大后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图二):

1. 墨迹本从上至下右侧第一方半印及左侧第一方半印印色略浅,明显与其他七方藏印印色不同,为该作品上年份最早的两方藏印。

2. 墨迹本右侧第二方“世家”半印及左侧从上至下第四方“义”字形半印印色明显与其他藏印又不同。

3. 除去四方骑缝半印之外,墨迹本上其他五方鉴藏印的印色也不尽相同:应为“安仪周家珍藏”印最红(近朱砂),“江德量鉴藏印”其次,“宝苏室”印再其次,“张镠”印偏黄(偏朱磦),“许氏汉卿珍藏”印最黄(近朱磦)(许汉卿印可以不论,研究员先生并未指认为伪印)。

由此,墨迹本上所钤鉴藏印不存在三位先生所指认的钤印印色相同之说。

图三、“安仪周家珍藏”鉴藏印对比

4. 墨迹本右侧第三方“安仪周家珍藏”印可参见上海博物馆编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以下简称《印鉴》)330页第19号印,经完全重迭对比、左右移位对比、上下移位对比后(图三),可知墨迹本钤印与《印鉴》所载印印文结构部位严丝合缝,同时墨迹本钤印印色古朴自然,印文神形兼备,与《印鉴》所载应为同一印。我们同样也可以在黄庭坚《松风阁诗》、《花气熏人诗》(均为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墨迹上找到这方鉴藏印,进行对比。 其实,单国霖先生在《中国文物报》上的署名文章中,亦承认了墨迹本中这方安仪周藏印应即是《印鉴》中所载之印。这一点,如果单先生的判断成立,则钟、凌二位先生的指认是否就不成立了?

5. 墨迹本底侧自左至右第二方“宝苏室”印与《印鉴》782页第10号印应为同一方印。此印也常见于其他古代书画名迹,不乏资料可做对比。《大观太清楼帖》宋拓本第六卷(南京大学藏)翁方纲跋文后所钤 “宝苏室”印,与墨迹本应为同一方印(图四)。

图四、翁方纲“宝苏室”鉴藏印对比

6. 《墨迹本》上“江德量鉴藏印”虽不见《印鉴》,然我们亦可找到欧阳修《灼艾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上所钤此方印,可做对比,应为同一印(图五)。

图五、“江德量鉴藏印”对比

7. 墨迹本上“张镠”印虽不见《印鉴》,有关张镠书画收藏的史料记载不甚详尽,然从诸多宋元传世作品上,我们不难找到此方“张镠”鉴藏印的踪迹:苏轼《覆盆子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蔡襄《门屏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上都可看到此印(图六),可见张镠其人经手经眼古代书画数量之多、品质之高。

图六、“张镠”鉴藏印对比

由此,通过这些印鉴对比,我们可以有理由认为墨迹本应该不存在研究员先生所说除许汉卿印之外,全部鉴藏印是伪印的指认。

8. 最后再看一下墨迹本上“世家”半印右侧与作品边沿的距离。这明显是作品覆褙纸出座与作品本笺形成的距离,这是书画装裱尤其是古书画装裱中经常会出现的现象,不存在任何问题。我们可见“世”字右侧略有残缺,“家”字右侧与作品本笺边沿的距离乃是印章白文笔划,再往外侧的是出座距离。图七中,红色辅助线是墨迹本本笺边沿线,红线左侧为墨迹本原作;蓝色辅助线是覆褙纸边沿线,蓝线右侧为立轴裱边;红线与蓝线之间则是覆褙纸的出座距离。

由此,墨迹本“世家”鉴藏印不存在研究员所指认的因钩摹自拓本而产生的骑缝章问题。

12>>>

>> 更多信息: 功甫帖 苏富比

>> 相关专题

    藏友评论

    华夏收藏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24小时

      热门资讯


      收藏法规  ┊  版权声明  ┊  收藏市场  ┊  古玩商店  ┊  拍卖公司  ┊  年号检索  ┊  友情链接  ┊  短信反馈  ┊  广告招商
      关于我们  ┊  豁免条款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汇款方式
      Copyright 2003-2013,版权所有华夏收藏网  收藏热线:0571-88370639 浙B2-2008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