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图式与传统——马松林作品图像志

2014/11/24 11:45:27美术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马松林 沱川遗梦 80×80cm

■高天民

华夏收藏网讯  看到马松林的作品时,就不禁想到了以上题目。和马松林的作品相关联,在这个问题中蕴含了诸多富有意味的话题。我们在中外美术史上可以看到,画家对图式的重视几乎是一致的。可以说,没有特定的图式就没有艺术家的创作根基,更不用说风格了。图式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所以,贡布里希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把它上升到传统的高度,认为图式决定了画家面对世界时的基本取向,正是在把握了传统图式的基础上画家才得以逐步建立起自己的风格。图式包含了十分广泛的内容,作为视觉艺术的美术它涉及构图、造型、色彩、空间,甚至笔触、肌理等所有视觉因素。对于任何画家来说,他对这些视觉因素的掌握和表达不可能是任意的,而必定是在对特定图式的选择中开始自己的创作的,这就与过去的传统建立了联系。对其中诸图式因素的分析在西方被称为图像志的方法。意大利学者比亚洛斯托基说过,所谓图像志在艺术史研究中意味着对形象的描述和分类,目的在于理解题材所表现出来的直接或间接的意义。也许从这个角度看马松林的作品是最有效的。

心象的外射是松林作品最突出的一个特点。这就意味着对他来说,一切外在事物都只不过是一种表达其内在视像的符号和载体,而这个内在视像的中心即“梦”。松林的作品多是以系列的方式呈现出来的,其中主要有《三角戏》系列(1999年)、《旧梦》系列、《童年轶事》(2005年)、《淡淡的梦》系列、《万仙山》系列、《五十抒怀》系列、《太行人家》系列(2006年)、《灿烂青春》系列、《故乡》系列、《风景写生》系列(2007年)、《陀川吟》系列和欧洲写生系列(2008年)等。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梦”对松林来说有两层含义,一是对其过去的回忆,一是对现实的“前瞻”,但它们都与其“内在视像”密切相关。以系列的方式表达,表明松林从来不是关注某一个具体对象的状态及其呈现,而是在思考这些对象与其“内在视像”的关系,以及其图式意义。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松林的作品逐步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图式表达。

《三角戏》系列是松林的早期代表作。这是一组较为含混的作品:其题材来自少数民族的戏剧,其语言则表现出表现主义和非洲木刻的特征,画面处理又具有一定的传统壁画的意味。整个作品透露出原始的气息。这表明,松林这时的关注点在于其本能的表达,而其语言图式则更多地来自表现主义。本能地表达的优势在于其综合性,而综合性的特点在于图式上的内外融汇和表现上的自然与自由。松林在《旧梦》和《淡淡的梦》两个系列中继续他的“梦”,这个“梦”到这时才开始逐步清晰起来。在这里他进一步推进其表现性的语言方式,但却已逐渐远离了其《三角戏》中的那种含混性。他在继续保持其涂绘方式的同时,逐步增加了线条的表现力,以及色彩和图式的象征性。尤其在《旧梦2》中,这种特点更为明显,使线条与涂绘有机结合,山水与人物和谐相处。由此可以看出,马松林这时开始在其图式上进行了适当的修正,使其不仅吻合于现实,也更多地与其“内在视像”联系起来。这在《淡淡的梦》中表现得更为明显了。松林的作品由此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其色彩转为黑白;厚涂堆积的笔触变成了轻松扫过的用笔,而且特别加强了笔触本身的语言功能。但更让我们注意的还是其图像上的变化。此前近乎平面的画面完全为三维空间所代替;符号般的女人体嬉戏于中国式的田园之间;中国传统的笔墨意识与西方油画的空间意识在这里相会了——马松林的“梦”由此展开。

从西方的传统到中国的传统,马松林开始将其视点逐步转向了对中国自身问题——油画民族化问题的思考。油画民族化问题是近代以来中国艺术家始终为之努力的目标,尽管在上世纪80年代人们对此提出了批评,认为它限制了艺术家的自由探索,但它所提出的问题却并没有解决。我们看到,经过上世纪80年代艺术语言和形式上的扩展之后,油画出现了重大转折,即董希文所说的“中国风”的产生,其特征即油画的材料性与中国图式的有机结合。马松林的作品就是这种特征的表现之一。我们从以上所述发现,马松林的探索保持了两个互补的方向:涂绘的与线条的、抒情的与象征的以及材料性与表现性。他由此找到了一种个性化的表现方式,并使之与其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内在视像”有机地融汇在一起,在面对现实时获得了更大的自由。这就是当我们看到他面对无论是何种地域、何种文化情境时得以自由表达的原因——不论是南方的《沱川吟》、《忆江南》还是北方的《太行人家》,不论是中国乡村的《风景写生》还是《印象巴黎》或《印象荷兰》等,也不论是像《万仙山》系列、《乐元宵》等面对现实时的抒情表现还是如《五十抒怀》这样的心象表达,对他来说,都已经成为其内在需要的一部分。

松林有着曲折而丰富的经历,这种经历在他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之后日益成为其独特的精神财富。松林的艺术是在“无为”中的表达,正因其“无为”所以是更自由和自然的流露,就更为我们提供了可阐释的空间。他的作品中包含了丰富的图式因素,我们在这篇短文中无法细致展开,但如上简述已经足以使我们感受到其意味的丰富性了。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