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从纹饰断定明清家具

2017/4/12 15:45:44新华网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花纹可以说是鉴定家具年代的最好依据,它本身具有比较鲜明的时代性。


仔细观察家具上的纹饰,就会发现许多地方与瓷器上的纹饰雷同。一个朝代,流行纹饰往往会渗透各个领域,相互影响。孤立存在又超越时空的东西是没有的,家具上的纹饰几乎在瓷器上都能找见。以瓷器纹饰为标准,对家具断代提出一个参考标准,无疑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捷径。


紫檀荷花纹宝座是众所周知的经典家具。有关书籍都认定这件家具为明朝生产。但如果我们再看一下清青花荷花纹贯耳大瓶,就会产生疑问,大瓶上所绘荷花与宝座上所刻荷花如出一辙,叶脉清晰的走向,阴阳向背的表现,荷花肥嫩的花瓣,两件虽不同属,但神韵无二。至此,我们不应固执地将荷花纹宝座的制作年代定为明朝,荷花纹贯耳大瓶底部清晰地写着:大清乾隆年制。


黄花梨木麒麟纹交椅也非常有名,被确定为明朝作品。此椅靠背板攒框为三节,中间纹饰为麒麟洞石祥云纹,麒麟为站姿,做回首状。以椅而言,断定制作年代很容易按常规论,但与瓷器纹饰比较就会发现问题。麒麟作为瑞兽,明朝瓷器上大量绘制,明中期时,麒麟一定为卧姿,即前后腿均跪卧在地;而明晚期至清早期,麒麟一定为坐姿,前腿不再跪而是伸直,但后腿仍与明中期相同;进入清康熙朝以后,麒麟前后腿都站立起来,虎视眈眈。这一规律,无一例外,这支交椅的制作时期当为清康熙朝。


核桃木独板三屏风式罗汉床,床围子的博古图案与清康熙青花常见博古纹如出一辙,从布局到内容,几乎是出自一个范本。博古图案在清朝流行过两次,一次是康熙时期,一次是同光时期,两次同为博古,前者提倡优雅清闲,后者推崇金石学问。同为博古,内涵有异,这种同异,成为后人研究的课题。感受多了,就会很容易地将前清博古与晚清博古分开,从中体会古人悠闲的心情和所包含的内在情绪。把握住一件文物的内在情绪,确实需要更多更深更广地了解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才能使认识和判断得以加强。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