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艺术圈烽烟四起 毒舌Kenny揭秘艺博会丛林法则

2017/5/18 11:30:54artnet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巴塞尔艺博会的Marc Spiegler喜欢在早晨闻到燃烧弹的气味。图片:致谢Kenny Schachter

艺术圈已经阴云密布,而莱茵河畔的艺博会抢滩大战更是迫在眉睫。简单来说:巴塞尔艺博会的母公司、瑞士MCH集团以一系列区域化的博览会先发制人,在杜塞尔多夫布下阵线,直逼孱弱的科隆艺博会。相信这些动作在未来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另一边,科隆艺博会则宣布与柏林艺术周的幕后推手GWB Veranstaltungs UG(abc Berlin艺博会)合并。这一阵地的战事值得紧密关注。

在真实的艺术课堂里,《詹森艺术史》这种教材已经不管用了,让来自公元前5世纪的终极军事战略手册《孙子兵法》取而代之还差不多。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的艺术圈早已摩拳擦掌:曾属于藏家Fertitta兄弟的UFC格斗大赛都可以歇歇了,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一场毫无保留的真枪实弹。

艺博会间的对决真相如下:在我们所处的市场中,横扫全球的艺博会机器以直接展示和销售的模式占据了主导地位,参与其中的画廊不过炮灰,而Instagram则算作帮凶。另一个事实是:作为艺术圈的供应链,艺博会已经开始对艺术产生达尔文效应。这些展会愈发炮制出专门针对博览会的艺术,它们小巧紧凑、运输便捷、容易被接受、内容也往往轻松愉快。或者,按照最近流行的说法是爱拿政治开涮。

艺术已经陷入了一种无止境的单调往复中,就好像定时定点迁徙的动物一样无法摆脱这一循环,而既有的博览会则像无性繁殖一样不停分裂出新的艺博会。行走在展览帐篷或会展中心之中,就好像沉迷于赌场的老虎机一般,你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有,只看见那些推销艺术的人们。

最近,我正襟危坐地考察(或者说出席)了一系列艺博会,还真是要不停出去透透气才能勉强完成。

科隆艺博会

科隆是一个有点压抑、忧郁的城市,但是这里也是当代艺博会的发源地之一。科隆艺博会创办于1967年(比首届巴塞尔艺博会早3年)。我与艺术的神交在1980年代始于这座城市,并且1990年我在纽约Sandra Gering画廊策划的生平第一个展览就叫做“German Paper”。10年前我还是这个展会的筛选委员会成员,那还是时任艺博会总监Gérard Goodrow被赶下台之前的事了,这个我们有空再讲吧。

在这个城市里,不按规则走路会遭到罚款,可见秩序对于德国人来说很重要。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我在艺博会上看见了7件使用栅栏的作品,分别来自艺术家Cady Noland、Rudolf Stingel、以及Gerhard Richter,这仍然反映出这个国家对控制二字非常重视。科隆艺博会是一个相对无聊的展会,但是我更喜欢这样,因为不会遇到那些过度曝光的艺术顾问和故作姿态的收藏家。

 对阵线已经画好(Gerhard Richter,Zaun (Fence), 2010)。图片:致谢Kenny Schachter

参展方既有前律师Jurgen Becker这样为博伊斯、Sigmar Polke、Richard Tuttle等艺术家办过展的老将,也有像Ginerva Gambino这样来自科隆的新锐艺术空间——这个名字还是画廊主Laura Henseler凭空发明的。Henseler参与的是展会的赞助单元,旨在鼓励艺术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合作。然而,这也反映出了小画廊所面对的困境,尽管他们可以卖光带来的作品,却一样有可能赔本。

展出Alex Wissel作品的Ginerva Gambino就是这样,这位34岁的艺术家以其因欺诈客户而入狱的经纪人Helge Achenbach为故事原型创作了一系列手绘作品。这个故事可以很好地起到了预警作用:Achenbach承认把客户收据上的欧元符号改成了美元符号,以提高自己收取的佣金。Wissel还做了一部描绘Achenbach仔细剪切、拼贴和修改文件的短片,当然,故事发生在Photoshop诞生之前。影片中,他对博伊斯的鬼魂祷告:“你说过每个人都是艺术家!”我自己也是一个(数码)拼贴者,所以,我很欣赏他在这项任务中体现的心灵手巧和勤劳高效。

Alex Wissel的《无题》,来自Series Rheingold,2017。图片:致谢Kenny Schachter

已故富豪Aldi超市继承人Berthold Albrecht的遗孀Babette Albrecht是Achenbach欺诈案最大的受害人,她与八卦杂志《Bunte》的一位记者一同出席了展会,并希望能够拍摄一张她购买带有Aldi超市Logo的作品,但画廊拒绝了。不依不挠的Babette大声表示抗议:“这是我的!我要买它!”在不停地威胁之后,她败兴而归。刑满释放的Achenbach也付出了代价,他不仅经受了牢狱之灾,也失去了自己的事业与家庭。这位遗孀还再次向他发起了诉讼。Babette真该放人一马。

作者 译/Joe Zhu

12>>>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