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韩干《马性图》初探

2017/11/7 10:35:15澎湃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今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六件绘画作品中,韩干(传)的《马性图》画幅右上方所钤印为“尚书省印”,而非如《石渠宝笈》初编卷32所载为“睿思东阁”一玺。作者通过对“尚书省印”和存世可靠作品上钤盖的“尚书省印”之比较,展开了对《马性图》在南宋内府收藏与明初宫廷收藏之间所经历的辗转流传之论述。

2017年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六件绘画作品中,韩干(传)的《马性图》在《石渠宝笈》初编卷32里是这样记载的:“唐韩干马性图一卷(上等黄一),素绢本,墨画,无款。姓名见跋中。卷前有睿思东阁一玺,又商邱宋荦审定真迹一印,卷后有司印半印……”

“有司印”半印,即此卷左下方半方“典礼纪察司印”,为明初宫廷收藏印;而画幅右上方所钤漫漶不可辨之印,真如《石渠宝笈》所述为“睿思东阁”吗?

“睿思东阁”方印有两种,一为篆文小印,多钤于法书上,一为九叠文大印,多钤于画上,都是宋徽宗所用。《石渠》所辨者,即为九叠文“睿思东阁”大印。

客观地看,本幅《马性图》历经多次装裱,不但画心有很明显的裁切,而作为载体的绢,更是在长时间的氧化和每一次装裱的损伤后,破损、扭曲现象非常严重,上面最早时所钤图章漫漶,仅靠肉眼很难精确辨别。

《马性图》很有可能在清初由《装余偶记》的作者进行了最后一次装裱。书中是这样记载的:“唐韩干马卷,高官尺一尺,阔一尺一寸二分(注),绢本,马黑如漆,鼻,四蹄,尾白,绢细厚,红黄色,上有古印一不能辨,在右下有纪察司印。”①

现在,当我们仔细观察这方所谓的“睿思东阁”大印的时候,却能明显发现其笔划及篆法与传世可靠的“睿思东阁”印大相径庭,再经过仔细辨对,才发现这不是“睿思东阁”,而是“尚书省印”。本方“尚书省印”和存世可靠作品上钤盖的“尚书省印”之比较,我们将在下文展开。

睿思东阁 

本印(尚书省印)

关于“尚书省印”,学界关于其年限尚无统一定论,大概存在三种观点:一,北宋内府印;二,北宋末、南宋初期内府印;三,南宋淳熙(1174——1189)前内府印。即便以这三种观点的下限来限定,我们亦可确定钤盖明确之“尚书省印”的书画作品,至迟亦是南宋淳熙间内府藏画。②

画面左下钤“司印”半印,即“典礼纪察司印”之半印,此印为明初宫廷藏书画用印,其钤盖年限等问题,我们亦会在下文进行论述。

那么,在南宋内府收藏与明初宫廷收藏之间,本幅《马性图》又经历了怎样的辗转呢?我们不能完全排除中间出现的诸多可能性,为了行文的完整性与流畅性,本文只对最大的可能进行探讨,并在注释中相应提及几种可能性。③

庄申先生说:“钤有司印的书画,俱为明室御藏。明代得基甚速,元帝仓卒北遁不及携宫中宝藏,所以明初御苑所有,可说尽为元室旧藏。”④1368年8月,徐达攻入元大都,旋即“封府库图书,守宫门,禁士卒侵暴”⑤;而后,“明太祖定元都,大将军收图籍致之南京。”⑥。“明军……有计划封库,因此假定明初内府所藏是直接得自元内府,当不致大误。“⑦

而元内府书画收藏的建立,则更加直接明确。1276年2月,伯颜围临安,南宋朝廷求和被拒后,奉玺书向伯颜投降。伯颜入临安后,“即封府库,收史馆理事图书,及百官符印。”⑧10月,“两浙宣抚使焦友直以临安经籍图书、阴阳秘书来上”,交由秘书监收掌。这部分南宋秘府的旧藏,是构成元内府书画的重要组成。⑨

由此,《马性图》经过明御府收藏是没有争议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本印是否为“尚书省印”,以及“尚书省印”在南宋秘府书画收藏中有怎样的地位。

由于绢质本身的拉扯、变形、破裂等原因,为了使对比更具客观性,我们将本章与同样钤盖在作品右上角的克里夫兰博物馆的传为巨然《溪山兰若图》上的“尚书省印”进行四个字的分别比较。以下四组对比图中,左上图和右下图取自本幅,并进行了相应的提亮处理,其中,左上图还根据绢的拉扯变形进行了复原处理。

尚字之纵横对比。

书字之纵横对比。

省字之纵横对比。

印字之纵横对比。

通过以上四图的比对,可以清楚而直观地发现,除了不可避免的因印泥厚薄导致的线条粗细问题,以及各自不同的残缺、漫漶部位,可资比较的部分,无论是大小,还是线条的转角、弧度、交叉部位等,都是高度一致的,由此我们基本可以判定,韩干(传)《马性图》上所钤之“尚书省印”,即传世画作中南宋秘府所钤之“尚书省印”。

我们通过比对存世书画(碑帖)作品(不包含本件《马性图》)上所钤八方“尚书省印”为同一印,而“尚书省印”在《马性图》上的发现,具有很大的意义。

南宋秘府由“经籍案”负责经籍书画的储藏提领,并由秘阁负责书画的鉴定审核、装裱、编目造册等职权,而秘府所藏书画,1199年后,需“编订目本,赴都堂请印”,都堂印文即为“尚书省印”,画背则钤“秘书省印”。存世南宋秘府画作,因为都已经过重新装裱,所以无从勘看原裱褙的“秘书省印”,而画心所钤“尚书省印”,则均位于画心本幅右上角,应是当时的统一规制。⑩

根据边缘清晰的“尚书省印”印文,如纳尔逊博物馆藏的“传李成《晴峦萧寺》图轴),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的“传梁师闵《芦汀密雪图》卷”和北京故宫藏的“北宋摹刘敞《书秋水篇》”,该印尺寸为6.4cmX6.4cm。本幅《马性图》因中间有破损及略微扭曲,按照依稀可见的左右边缘线来测量,宽度约为6.2cm,略有误差,但应即同一方印所钤。○11

至于“司印”半印,则是洪武时期宫廷书画收藏所用,学界亦有疑为“纪察司印”半印。之所以所见均为半印,主要是因为明代宫廷收藏书画的勘合制度。在钤盖藏印时,一半在书画本幅上,另一半在登记所用的帐薄上,再于裱边和帐薄上各留千字文编号的一半,如此,既方便查找审阅,又能相当程度上起到防伪防调包的作用。○12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