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名家合作画价格天差地别

2017/12/19 23:11:22收藏快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徐悲鸿、陈树人合作《岁寒三友》
黎雄才、关山月合作《松梅图》
徐悲鸿底稿、范曾补景《六朝诗意图》
居秋海、陈树人、高奇峰、高剑父合作《秋卉图》
  一件艺术品有两个以上作者署名,这种情况在传统书画上并不少见,此类画作被称为合作画。近年来,一些名家合作画价格空前之高,但也有一些名家合作画却卖出了“白菜价”。究竟是什么导致名家合作画在价格上天差地别呢?

  名人合画自古有之

  合作画作为文人的一种绘画游戏,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历史上很多传颂千古的经典画作都是合作画,其中包括李成和王晓合作的《读碑窠石图》,王翚主导的《康熙南巡图》,赵孟頫、赵雍、赵麟祖孙三人隔代所画的《赵氏三世人马图卷》等。古代交通不方便,有些合作画是大家雅集的时候一起创作的,有些合作画则是通过书信传递各自创作,隔空对“画”的。据称,广州艺术博物院收藏有一幅八大山人与石涛的合作画《兰竹图》。这幅《兰竹图》是至今发现唯一的一件八大山人与石涛的合作画,而且八大山人和石涛未曾谋面,《兰竹图》是八大山人和石涛隔空对“画”的成果。这幅图先由八大山人画兰石,之后由石涛续竹,整幅画和谐统一,更为罕见和弥足珍贵。

  时至近代,合作画仍然是文人雅集切磋的常见游戏。在齐白石的艺术生涯中,老舍与他的交往颇深,新中国成立后老舍和齐白石合作,一个命题,一个作画,《蛙声十里出山泉》被艺界传为美谈。近现代最着名的一幅合作画,当属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该画完成于建国十周年前夕,毛泽东亲自在画上题字,而且是唯一一幅,其价值无法估量。

  名家合作画价格差异大

  近年来,名家合作画在拍卖市场异常活跃,并屡创高价。在2010年5月14日举行的北京华辰拍卖会上,一幅黎雄才、关山月合作的《松梅图》拍出224万元;在2011年12月23日举行的上海宝龙拍卖会上,一幅徐悲鸿底稿、范曾补景的《六朝诗意图》最终拍出4370万元;在2012年10月28日举行的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一幅傅抱石、关山月合作的《千山竞秀》最终拍出1265万元。

  合作画在艺术品市场上不断刷新纪录,画家价值叠加的事例不胜枚举,难道这就意味着合作画比单人画作要值钱吗?事实并非如此,也有一些合作画虽出自名家之手,但价格却不及其单人作品高。在2013年4月6日举行的中国保利香港拍卖会上,一幅居秋海、陈树人、高奇峰、高剑父四人合作的《秋卉图》最终仅拍出27.9万元;在2014年6月4日举行的北京匡时拍卖会上,一幅由徐悲鸿、陈树人合作的《岁寒三友》,最终仅拍出78.2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徐悲鸿、高奇峰的个人作品交易金额可以高达几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但是他们的合作画成交金额却大打折扣。

  绘画风格各异导致不和谐

  同样是名家合作画,为何它们在价格上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分析人士表示,因为合作画的作者并不都是长期合作的,并不熟悉彼此的绘画习惯和风格,所以画家的风格以及契合很难在合作画上展现出来,同时,有些画家为了表现出自己的绘画风格,在创作合作画时并不会进行谦让,所以创作的合作画作品看起来没有那么和谐。

  既然自知风格不统一,那名家又为何会参与合作呢?其实自近代以来,在书画界,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免不了会受邀参加各种聚会,在盛情难却的情况下有时会与数人共同执笔合作完成一件作品。合作画对于近代海派画家和岭南画家来说十分常见,像徐悲鸿、张大千与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关系密切,很多传世画作就是基于这样的“关系”而诞生的。况且,许多名家在世时并不知道自己的画作会在几十年后上拍,所以在他们看来,合作画也只是一种形式,具有浓重的应酬味道,画家在创作合作画时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

  与现代合作画相比,当代合作画则更不受市场待见,除了应酬的味道太重之外,一些当代画家将雅集挥毫演变成走穴的固定形式,几个人机械重复,画出来的合作画70%-80%是类似的,这样的合作画泛滥,收藏价值全无。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一些合作画根本就不是画家的作品,而已沦为名人附庸风雅的游戏,大家一哄而上,随便画两笔,这种如儿童涂鸦般的行为与真正的艺术创作毫无关系。

  如何识别合作画

  非专业人士若要区分合作画中的应酬之作与用心之作似乎有一定难度,加之有人还会出于商业目的,对所有合作画进行无原则的炒作吹捧,忽悠之下错觉难免。其实,应酬之作有明显特点:其一,应酬之作大多创作简单,耗时较少,画作常常勾勒涂抹寥寥几笔,书法大多草草数个大字了事;其二,应酬之作一般都有不少面目相似的孪生兄弟姐妹,比如画花只是在画面的构图和花朵的数量上稍作调整;其三,应酬之作的立意乏善可陈,无非作者画惯了的套路,题材一般,多半流于俗套。

  至于“合作画”的造假,主要有两种“法术”,一种即用选取母本一对一的克隆;另一种则以不用母本的凭空仿制。前者的造假因冒充数位名家笔迹的“有根有据”,成品相对会更接近实物(或真迹)一些;后者的造假由于脱离了具体的参照物,由一人(或一处)同时赝造具不同艺术风格的署名名家笔迹,难度似乎要大一些。因此属后者作伪性质的赝作在市面上数量会更多些。

  在北方某拍卖行2004年秋季的拍卖会上,曾出现过一幅“合作画”,其署名分别是南方名家陆俨少和北方名家许麟庐。从画的内容看,好似陆俨少画了一大一小两块石头,许麟庐画了立在大块石头顶部的一只老鹰。让人不得不怀疑:如果此画真的是由署名的两位名家共同完成的,那他们怎么可能皆“视而不见”此画面右半边的“空洞无物”(像未完成状态),而将两处的题字各“蜷缩”在画的左边际中部和下边际的中部?难道是施笔者都不懂作画构图的基本规律?不是的,答案就在另一家拍卖行图录上。此画事实上的合作者分别是南方名家陆俨少、北方名家许麟庐与何海霞。俨然是作伪人在克隆时采取删减内容的“相对克隆”方式,即删去母本中原何海霞画的松树内容,并将款识作了变动,终使疑伪画作出现了上述的“最大漏洞”。要成功辨识“合作画”作品的真伪,最需要做的“功课”当然是要熟悉每一位署名者不同的艺术特质,此外对名家画作构图的基本法则及该类画作的章法特点也要做到心中有数。

  合作画收藏价值几何

  那么,名家的应酬之作到底有没有收藏价值?对此分析人士表示,物以稀、精为贵,艺术作品亦然,应酬之作的同质化自然会使其价值大打折扣。即使出自大师之手,那些流水线生产的作品也会显得笔僵墨呆,面目鄙俗。艺术创作需要表达艺术家的真情实感,应酬之作非书画家情愿,不合创作规律的重复制作又会有多少艺术价值?

  面对市场上众多的合作画,藏者需要了解,书画家一般不会把自己的用心之作随便送人,名家精品大多被国家收藏,所以藏家对应酬之作要以平常心待之,不要奢望应酬之作价值连城。在赝品泛滥的当下,藏家要学会对应酬之作说“不”,而书画家更应拒绝应酬创作,以应酬之作去敷衍藏界,无异于用假冒伪劣产品坑害消费者,对自身的社会美誉度也会产生长期消极的影响。(本报综合)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