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画瓷者熙熙攘攘无外乎利来利往

2018/1/10 20:04:03收藏快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去年秋在南京拍出74750元的刘二刚作品:“大块文章”将军罐
左正尧“帘影动”釉里红瓷瓶
  核心提示:近几年,“画家画瓷”渐渐成为一个风潮。众多一线画家,乃至地方上不知名的画家皆难以免“俗”。当然,市场也很给力,这种“画家瓷”不仅货走得快,价位也在短短几年内有了十倍左右的升幅。

  当代画家为何争先恐后地“触瓷”?这其中,究竟是画家们“集体无意识”般地对这种新的创作媒材产生了好奇与冲动,还是受到利益的驱动?大批画家的“触瓷”,究竟会给瓷艺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文化底蕴”,还是最终沦为一场画蛇添足的闹剧呢?

  “画家瓷”胜在“艺”

  “技”上有明显欠缺

  在中国艺术发展史上,一旦有文人参与开发了一种古老的艺术样式,都会使这种艺术得到质的提升。比如明朝文人对于家具设计的影响,陈曼生在紫砂中留下的“曼生十八式”,还有王冕、文彭亲手制印使篆刻艺术大放异彩。那么当代画家的集体“触瓷”,会不会给瓷艺的发展吹进一缕新风呢?景德镇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熊钢如对此表示肯定:“在陶瓷工艺乃至整个时代的审美都在追逐浅薄的装饰、庸俗之作层出不穷的当下,画家大量参与到绘瓷队伍中,我认为是个好现象。无论是在创作理念、创作题材、表现内容乃至绘画技法方面,画家们的思路都更开阔。”

  但同时,他也坦言,“画家瓷”也存在明显缺点。“对于画惯纸上作品的画家而言,从平面到立体的转换,是一个新的挑战;而且绘画是艺,但绘瓷还包含了技的成分,很多画家忽略了这点。”

  “事实上,很多画家对绘瓷之‘技’的问题不屑一顾,或者因为客观原因没有办法长期沉潜下来做研究,所以他们画的青花,呈现的效果并不那么完美。”熊钢如说。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左正尧则表示,瓷器和水墨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不能混淆。“很多画家直接把自己的水墨作品搬到了瓷器上。没有把瓷器当做一个独立的、具有个性的生命体对待,也就无法从根本上诱发瓷器之美。”他说。

  成本低廉销路好

  然而,左正尧却提醒:“画家画瓷”的风潮中其实有不少非理性成分存在。“这几年瓷器市场比较热,只要烧得好,釉色花色好,瓷器就一定可以卖得出去,所以一些机构看准了这个商机。而有些一线画家的作品现在价位很高,很多人买不起,这些机构就邀请画家来画瓷。画好了,烧一批,机构留几件,其余送给画家本人。对于画家而言,这是一个他从未介入过的领域,本能上会有好奇心,而且画得好不好都没有压力,也就不吝于尝试。于是,很多机构以低廉的价格,甚至是没有付出成本就拿到了很多‘画家瓷’。”

  “画家瓷”艺术含量高且可以永久保存?

  王润笙最早接触到“画家画瓷”是在2004年的一场拍卖会上,他用3万多元入手了包括王镛、陈平等人的4件瓷器作品。当时王润笙就隐约感觉这是一块尚待开垦的处女地,于是用了四年的时间在景德镇进行考察,将景德镇的制瓷技术全面学习和引进,并在2008年于北京设立了专事“画家画瓷”的瓷坊。多年来,他先后邀请了大江南北超过100位一线画家来瓷坊“画瓷”,这其中包括陈平、李孝萱、王镛、范扬、刘二刚等人。

  和景德镇工艺大师的作品相比,王润笙认为“画家瓷”明显更高一筹:“这些画家大都受过系统的美术教育,绘画功底非常深厚。而景德镇的工匠没几个人有这种素质,他们的作品工艺性和装饰性比较强。此外,我还发现,‘画家画瓷’不容易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思想更自由,创作手法也更大胆,包括刀的使用以及一些油画的创作方法都被使用进来了。这都是景德镇工艺大师们难以企及的。”

  王润笙表示,当代的“画家瓷”虽然进入市场的时间不长,但是价格已经涨了10倍左右。而据调查,中国嘉德、北京瀚海等拍卖公司都曾尝试进行过当代名家画瓷作品的拍卖,成交率很高。

  但王润笙认为,目前的市场价位仍旧不足以真正体现出“画家瓷”的价值。“‘画家瓷’既有中国画名家的血统,也包含了瓷器本身的价值。对于画家而言,在瓷上绘画是一种材料的转移,具有艺术上的突破性;同一个画家的绘画作品可能会有上万张传世,但瓷画不可能画那么多,这又令它具有稀缺性;过去我们都说‘纸寿千年’,但现在工业化做出来的宣纸最多不超过三百年就烂掉了,瓷画却可以永久保存下去。从这几方面看,瓷画都应该比纸上绘画更具有收藏价值。所以我认为,同一位画家的瓷器作品至少应该比他的纸上作品高几十倍才对。”王润笙表示。

  画瓷者多 真会画者少

  中国首届陶瓷生活艺术博览会艺术总监葛千涛曾表示,中国陶瓷打动世界靠的是两样东西:一是器型,一是釉色。而宋瓷不啻为中国制瓷史上的审美顶峰,在具有完美器型和釉色的陶瓷身上,描绘任何东西都是画蛇添足。“现在流行在瓷器上画画,工艺大师画,画家也画。这和当代社会人们的审美能力低下有关。现在很多有钱人的收藏品位很‘清朝’,对雕梁画栋以及繁琐的装饰充满迷恋。这可能跟我们当代人看到的清代历史遗存物比较多有关系。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现在中国还能看到唐宋的建筑,也许我们的审美会是另外一个高度。日本的美学为什么可以淡定而雅致,就是因为在他们那儿,宋朝的建筑风格和生活方式被更好地保留了下来,所以其审美也和宋朝一脉相承。”他说。

  但左正尧认为这种说法有失偏颇:“宋朝对单色釉的推崇中有一种兴奋的情绪在主导,但我不认为那就是瓷器最极致的状态,更加不是唯一应该存在的状态。瓷器在每个历史阶段所呈现的方式,都和当时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是一种自然生长的现象。我们指责它在生长的时间历程中任何一个点的状态是错误的都不太合适。”

  而当代一些画家选择画瓷的背后,也确实有着时代的印记,有着如何让中国的当代艺术走向世界的思考与焦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主任白明虽然出身于中央工艺美院陶瓷艺术系科班,但很长时间里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油画梦。当“被动”地在陶瓷的世界中沉浸多年后,有一天,他终于顿悟,中国的当代艺术要想走向世界,在未来产生某种影响力,陶艺才是重要的途径。“无论是雕塑还是油画,当前受到广泛关注的当代艺术形式,都是以西方的审美体系为话语权。但陶瓷不一样,它的文化母体在中国,它的审美体系有其独特性,对中国的艺术家而言,这种独特性中有着巨大的创作空间。”

  左正尧也持近似的观点:“历史上那么多朝代的文化交流,已经为世界对中国瓷器的认识和理解进行了拓荒。今天,一个水墨画家带着自己的作品到国外展览,关于什么是水墨,可能得解释半个小时,外国人还听得云山雾罩;但是关于瓷器,我们不需要过多解释,外国人就看得懂,甚至可能比你还懂。这个语言是世界性的、公共性的。当代的艺术家为何不能好好地去利用它、提升它呢?”

  “画瓷这个潮流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这个时代虽然画瓷的人多,但真正重视陶瓷语言、懂得绘瓷技术、有艺术觉悟和品位的画瓷人又实在是太少了,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左正尧最后感叹道。(金叶)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