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清溪川南古宅博物馆

2018/2/9 13:37:12乐山日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犍为清溪镇,这座自汉代起便成为由蜀入滇的重要驿站和军事重镇,延续了宋、元、明三代的犍为县治所在地,退隐马边河畔数百年后,被当代的文物普查专家惊喜地誉为“大型的、活生生的、原汁原味的川南古建筑博物馆”。

 

  悠悠时光虽然洗去了清溪镇的铅华,但参天大树般的蜀地文明之根,在这里还有迹可寻。

 

  石雕白菜长智园

 

  游走于清溪镇迷宫般的曲折小巷,很快繁华与喧嚣绝缘。

 

  夹巷而立竹篱糊泥而成的院墙,墙头的马尾草迎风招摇,在衰败中追忆流逝的时光;青砖砌成的空心院墙,黑中泛青,于拙朴中透露着昔日的堂皇;僻静小巷里间或出现的木宅门,使小巷显得更加宁静、幽深。

 

  出现在我眼前的第一座老宅院,是位于自强街19号的“智园”。它建于清代,建筑面积1547平方米,其主人当年是清溪的大户人家。与清溪其它呈对称布局的四合院不同,被称为“三倒拐”的智园,虽然门面如同四川旧时的公馆,但门楼及相邻的门墙上,却有近半人高的阳台护栏加以装饰,其栏柱为花瓶状,因而又有西式建筑色彩;在护栏的两端,则分别立有两棵硕大的石雕白菜。在当地口音中,“白菜”与“发财”谐音。将白菜立于墙头,寓财运亨通之意。

 

  进入院内,一条曲径向左蜿蜒。院内的房屋,是青瓦两面坡、木柱木窗木板墙,具有典型的川南民居建筑风格。在其堂屋抬梁上,嵌有两块圆形分别刻有“寿”“喜”二字的木雕,两字以祥云镶边,喻示寿与喜如云海无边无量。由于年代久远,房屋的梁架上覆盖着厚厚的烟尘和灰尘,但那“寿”“喜”二字仍清晰可见。

 

  穿过自强街,便来到临马边河的和平街。一株七八人合抱的千年榕树,仍枝繁叶茂地挺立在古码头旁。其树阴里,可供几十桌的茶客品茗乘凉。当地人将此树视为吉祥之树,一年四季都有人来顶礼膜拜,并给它披上一条条红绸带。清溪古镇的起源时间,应与此树的树龄相去不远。

 

  当年这千年古榕下舟来楫往、热闹非凡的水码头,如今只断断续续地残存着磨损的石阶。昔日清溪周边及远在沐川、马边的茶叶、药材等农产品,就是从这里上成都下重庆。最繁盛的时期,每天经停此码头的船舶达三四百只。所幸的是,南华宫门前的河边,至今仍遗留的长约200米、高约4米的条石砌成的古城墙,确凿地证明着清溪镇曾为商贸重镇和军事要地的身份。

 

  铜铁门坎绣花楼

 

  沿和平街向西,经过仅存遗址的禹王宫后,在街口向北便进入建新街。清溪镇最为典型、最为完好且规模最大的两处清代宅院,便坐落在此街。

 

  一处是建新街41号宁芷邨故居。宁芷邨是川南知名金融实业家,曾以大股东的身份于1938年12月在嘉阳煤矿第一次股东会上,当选为该煤矿监事。如今成为旅游观光热点的嘉阳小火车的路基上,便铺着宁芷邨白花花的银元。

 

  宁芷邨故居当地人称“铜门坎”,占地面积1970平方米,始建于清代。顾名思义,其豪华气派的大宅门的门坎,应该是金灿灿的铜皮包裹吧。其门楼的样式与智园相似,但更为高大。遗憾的是,其墙头的石雕白菜,已损毁得不见踪影。宁芷邨的滚滚财源,也在社会大变革中彻底枯竭。

 

  “铜门坎”庭院深深,有6个天井,最大的一个天井达100多平方米。最小的一个10多平方米的天井,位于庭院深处,坐落着保持清代原貌的绣花楼。这一百多年前的闺房,如今在川中难得一见。

 

  在光线昏暗的绣花楼内,我踏上一架呈螺旋状、宽仅尺余的木楼梯,在“嘎吱嘎吱”的摇摇欲坠之声中走进绣花房。房内三面无窗,只有临天井一面,透过双交四椀菱花窗棂,可以看见也只能看见小小的天井。

 

  这天井,便是那位富家小姐的全部世界。当她紧蹙眉头地绣腻了枕花,是否心怀闺怨地轻吟“关关睢鸠、在河之洲”,期盼一位白衣秀才从天而降。联想到我刚才攀过的黑暗之中又窄又陡又扭曲的楼梯,当年的那双三寸金莲,恐怕不知多少年都未曾踏过春光。

 

  “铜门坎”的四合院格局大致未变,房屋也基本原样,但那熠熠生辉的铜门坎只留在传说中,唯有院内房屋柱础的精美石雕,向人们展示着这座古宅曾经的精致和豪华。

 

  另一处是“铜门坎”斜对门宁芷邨胞弟的宅院,当地人称“铁门坎”。哥哥曾经留洋,弟弟土生土长,因此“铁门坎”具有典型的川南民居建筑风格。沿中轴线对称布局的四合院里,其房屋的木撑拱是雕刻精细的龙头,就连不起眼的房门上下木门墩,也雕刻着花鸟虫鱼图案,这在四川古民居中实属罕见。由此可以想象,当年“铁门坎”的主人,既富足又有品位。

 

  在清溪镇这些幽深的庭院、古朴的天井中,举目是雕花的吊檐、镂空的轩窗,低头是浮雕的云凳、石凿的水缸,真是一院一景、一井一画。

 

  无边古宅势壮阔

 

  清溪镇的古建筑保护区,东至大庙子,南至马边河,西至建新街,北至书堂街,共12万多平方米。保护区内,保持着明清以来20多条古街道的原始格局。

 

  置身其中,令人恍若隔世:时而一处断墙,令深闺般的古宅春光乍泄;时而一架飞檐,令宫殿般的会馆辉煌再现;时而一扇半掩的木门,仿佛进京赶考、离乡赴任的文士武举刚刚远行……

 

  有四合院就有天井。在清溪镇,大大小小的150多个天井蔚为壮观。最大的四合院里,天井多达7个。最大的天井,面积达100多平方米;最袖珍的天井,仅两三平方米。

 

  位于保护区中心的和平街47号的彭家院,建于清代,面积仅105平方米。称其为院,便是因为全镇最为袖珍却又不失精致的天井在此。这个正方形的天井,连3平方米都不到,称其为天窗似乎更合适。但它实实在在又是天井,只不过修建者充分考虑了其实用性,在原应该施以瓦当的四檐,用砖石和三合土砌了一圈埂,以防房顶的雨水注入院内。这高半尺的埂,竟然一点也不马虎,其上有花草浮雕加以装饰,真令人赞叹。

 

  在这个袖珍天井下,是一圈木栏杆楼廊。天井虽小,倚栏仰望,仍觉天寥廓,仍观云飞扬。

 

  天井这种既封闭又露天的空间布局,在保证隐秘、安静的情况下,又满足了通风、采光、绿化、休闲、晾晒等生活之需。清溪镇众多的老天井,成为该镇古建筑的一大特色。风格不同、形制各异的天井,在书堂街9号的文朝辅进士第、黄家坡街的黄家大院、复兴街的何家大院等数十处宅院均完整地保留着。

 

  为了一览清溪镇古建筑保护区全貌,我登上了位于保护区中心6层楼的派出所大楼楼顶。

 

  四下俯瞰,清一色灰瓦的大院小院错落有致,点缀着绿色植物的大小天井疏密得当。凝固着悠长时光的青灰色波浪,在我脚下翻卷着,向四面八方铺陈漫延。如此大面积纯正的古建筑给现代人的视觉冲击力,的确不小。

 

  清溪镇的遗韵尚且如此,当年的盛景该是何等诱人。李白仗剑辞亲,远游它乡,曾在此驻足,留下了“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的诗章;杜甫乘舟到清溪,写下《宿清溪驿·奉怀张员外十五兄之绪》,发出“荡舟千山内,日入枉泊渚。我生本飘飘,令复在何许”的感叹;苏轼父子、李调元也在这里留下美妙的诗句文章……

 

  清溪镇坐落在马边河流域的冲积平坝上,马边河呈弧形流经镇南,形成弓形的河岸;以东西方向为中轴线的老街,好似弓弦。它张弓搭箭,箭镞直指河对岸的五龙山。

 

  清溪,这只蓄势千年的强弓,如今终于要射出惊世之箭了。

作者 马恒健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