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嗜石如命的 “扬州画派”高凤翰

2018/6/11 14:20:39美术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高凤翰 三台柱石图 纸本设色 121×49.5cm 天津博物馆藏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这是清代扬州画派画家高凤翰(1683—1749)笔下的《三台柱石图》(天津博物馆藏)。在这幅以“为主题的山水画中,高凤翰尽展其玩石、爱石、画石的本能。他在画中题写《三台画石歌》:吁嘻异哉,谁持倚天之长剑,割取泰华峰头三台磊落之奇石。崩云下堕千丈强,流光十日惊霹雳。笔端摄怪追其精,缩入陟厘较咫尺。此石安所用,玩弄羞几席,宜与天地之间伟丈夫,勒钟铭鼎杂青碧,不然当出肤寸云霖雨,化作苍生泽。公乎但取此石定无负,等闲事业鸿毛掷。努力鞭弥会相从,决眦八极看挥斥,赋予其石以人格,颂其坚毅与磊落之品格。高氏在画中署款曰:雍正七年岁次己酉正月廿有九日属下末吏胶州高凤翰拜手敬写并题,据此可知此画作于清雍正七年(1729年),时年高氏四十有七,乃其盛年之作。款识中一个“字,一个字,彰显其对柱石的敬畏与仰止之意。这种敬语,颇类佛教题材人物画中描写观音、佛祖等画的题词,足见其对柱石的敬重。

高凤翰一生嗜石如命,其自号有石道人、石凝、石顽老子、石之奴等。他爱石而以石入画,寄寓其不同的情怀。他一生中,以石入画的作品不计其数,除《三台柱石图》外,尚有《拳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醉石图》(湖南省博物馆藏)、《云石图》(中国美术学院藏)、《石交图》(四川博物院藏)、《石图》(重庆三峡博物馆藏)和《怪石图》(山东博物馆藏)等纯以石入画者,将石的各种情态刻划得淋漓尽致。当然,在纯石之外,高凤翰擅将石与其他常见的花卉题材相融合,以见其匠心独运处。他将石与牡丹、墨竹相搭配,成《牡丹竹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这是仿晚明泼墨大写意画家徐渭(1521—1593)笔意而作,悉为水墨写意,以粗犷的笔触刻划其寿石之轮廓,数株牡丹环绕其下,而墨竹映衬其上。寿石光面为留白,间杂以破笔点以浓淡相参的水墨。整幅画墨韵淋漓,挥洒尽致,能得青藤、白阳之逸韵,作者并录徐氏诗曰:“松化石边垂牡丹,花石纲移来海山。记得年年二三月,董侍郎家园里看,诗意中可见画境,画境中也不乏诗意。画心右上侧尚有此画收藏者张清宜题诗二首,其一曰:笔底春风有挽回,不教花谢见花开。古今才子多游戏,又被南村拾得来,言此图乃高氏游戏之笔,但就其画境而言,实则为游戏之外,别有所托:有坚贞、长寿之意,牡丹乃富贵的象征,则有气节、虚心之义。三者交融,是有富贵长寿有气节的隐喻,是作者馈赠画作所寄寓的良好愿景;其二曰:青藤作画朗陵收,神物从来不可留。二百余年三易主,譬如移植在胶州胶州为高凤翰郡望,此处借指高氏此画乃对青藤(徐渭)画的传移模写,传承有序。

高凤翰将石与菊花相搭配,成《菊石图》。笔者所见高氏《菊石图》有三件,分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和广东省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本所写为浓密的菊花丛下,山石隐约可见,在菊丛之侧,一片竹叶若隐若现。石上小草点缀其中,墨色浓淡相宜。画图多为水墨写意,而菊花间以淡赭色晕染。作者题识曰:竹冷东篱篱剪霜,黄花又见古重阳。从来我爱陶居士,画出秋风五柳庄陶居士是指陶渊明,以爱菊著称。诗中所言,是有追慕前贤之意。他还将石与梧桐、墨竹交融,成《梧桐竹石图》(广东省博物馆藏)、将石与梧桐、菊花搭配,成《菊石梧桐图》(重庆三峡博物馆藏)、将石与梅花搭配,成《梅石图》(分藏上海博物馆和江苏镇江市博物馆)、将石与芭蕉、月季搭配,成《蕉石月季图》(山东省文物商店藏)、将石与树搭配,成《树石图》扇面(大英博物馆藏)……几乎可将石与他所喜爱的所有花卉题材相配合。

高凤翰常常将赋予各种拟人化的性格,并在画图中缀以小句,以达其画龙点睛之效,如《朴友图》所绘为一块屹立的巨石,地面有数点兰草相伴,作者题句曰:朴而文,见天真,歌咏其朴实无华之性;《清友图》(山东博物馆藏)所绘为雪景中一块独立的巨石,旁有翠竹映衬,作者题句曰:石为骨,雪为神,相尔清寒,宜配竹君,以述其清寒高洁之品;《方友图》(山东博物馆藏)所绘为山间巍峨雄伟的林立片石,鳞次栉比,蔚为壮观,作者题句曰:方而平,石云贞;廉而不剋,视此典圣,寄寓平淡的山石以坚贞清廉;《瘦石图》(山东博物馆藏)所写玲珑剔透的太湖石,水墨绘就,温润浑厚,作者题识曰:此石瘦透,当不减灵璧佳品,但此无米颠,谁当其抱笏拜之,以米芾拜石的典故入题,颇有瘦骨清相。其他如在作于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的《石图》中题曰:“一仰一俯,自无龌龊,是之谓性情之合,而交融水乳者也、在《花卉册》中题曰:石粼粼,为吾友;谁其琴者,襄阳叟、在《石文图》中题曰:体形崚嶒,直性中正等,为本无性情的冰冷石头赋予了多重性格。或为作者自况,或为美好期许,而能多见数石之个性。

高凤翰也许是以为主题之作品传世最多的画家之一。在现存画作中,从其40余岁的盛年至其60余岁的晚年,画石之作贯穿始终。这固然有其艺术赞助人需求等社会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其爱石成癖、因石而痴的秉性所致。他以“喻人,以自喻,以见其别具怀抱之心。他通过画笔将的性格诠释于世,也有警醒世人之意。正如他在另一件《石文图》所题识:石畔三生余信真,空将笔墨付秋春。闲来自笑临风雨,肯把精神让世人,可谓别有深意在焉。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