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卖掉30亿达·芬奇后谈中国市场:藏家离不开微信

2018/6/13 11:25:46artnet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佳士得的卢瓦克·古泽(Lo?c Gouzer)站在2016年以5700万美元被藏家前泽友作买下的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画作。图片:KENABETANCUR/AFP/Getty Images

谈到艺术品拍卖领域的创新,佳士得的风云人物卢瓦克·古泽(Lo?c Gouzer)并不是一个人。事实上,这家老牌拍卖行里出现过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摇钱树般的人物,从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她离开佳士得后创办了Art Agency Partners,现已成为苏富比的一部分),到菲利普·塞加洛特(Philippe Ségalot)和Brett Gorvy,这两人现都在做私人艺术品销售。但是,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的话,古泽肯定是这群人中最古怪的一个。坐在并未好好装饰的一间办公室中,这位略显焦虑的人物常常给人的印象是,他宁愿做点别的什么工作,也不是很乐意花功夫运营这家世界头号拍卖行——也许可以导演电影、踢足球,或者是筹款拯救鲸鱼什么的。

随着他瞩目的业务记录,佳士得似乎在鼓励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这些都是精妙地计算好的,即使是一次失败或是古老的叉鱼方式(就像他血淋淋的Instagram头像那样)。如果你能搞定,那么这工作很棒,但有些人已经在讨论他还会在佳士得呆多久,包括古泽本人。同时,至少,他似乎非常享受现在的状态。

此次采访的后半部分中,artnet新闻的Andrew Goldstein谈到了众人皆知古泽喜欢用Instagram当做销售工具、他对中国在艺术市场中日益增长的重要性有何感受,以及为什么收藏艺术会让你成为一名更好的商人。

我们可以看到你在社交媒体的帖子中有即将拍卖的蓝筹作品、野生动物保护统计数据,以及你个人的生活照。其中包括像吉赛尔·邦辰这样的明星“点赞者"。你也用它来进行娱乐性的“网络战"。你认为Instagram最适合以何种方式来推动艺术市场?

Instagram是一个非常棒的工具,因为你可以直接与藏家互动。我估计我服务的藏家中至少有80%关注了佳士得的Instagram,所以我们可以用它来削弱传统媒体,这是件好事。有时候我还会把它当作组织拍卖会前的征集函,以吸引更多作品:“嗨,我正在准备一场拍卖——我要找的作品有这些。"

古泽的Instagram截图。图片:via Instagram

你和你在佳士得的前老板Brett Gorvy是艺术市场中最擅长使用Instagram的两个用户。他利用自己的账户卖出了数百万美元计的巴斯奎特,而你用它来预热拍卖。你们是谁跟谁学的如何使用Instagram?

实际上我也通过Instagram出售了很多作品——只是我卖出去的时候没有广而告之,而Brett会让每个人都知道他卖掉了作品。Instagram绝对能用来销售艺术品。但是,我再多说一句Brett的事,因为我喜欢开他玩笑,他有点儿——礼貌地讲——有点儿神经质,就像我们艺术世界里其他所有人一样。我告诉他,“你应该用Instagram——这对你的神经质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出口。"但我不知道他会如此痴迷,搞得像一个宗教一样。他会发很多东西,甚至到了我们共事时无法和他说话的地步,即使我们只隔了一间办公室。有一天,我不得不在Instagram上发布:“Brett,请给我打电话。"他立马给我拨了过来。

同时,当我为佳士得工作,Instagram也是我的私人领域,所以这是一个可以让你做一些特定事情的灰色区域。我记得我想为“如果我还活着,我们周二见……"发一条广告,我把那场拍卖里出售的两个昆斯的篮球放在一张图片中,配文:“你距离收藏当代艺术还差一个昆斯。"但是,尽管昆斯批准了这个广告,但管理层并不喜欢。所以我说管他妈的,我就是要发。这很棒,因为它没有得到佳士得的批准,但它被昆斯批准了,这就是我Instagram上所需要的东西。

通常我听说,如果你要发Instagram,你应该始终保持一致,并发布相同的东西。就我而言,我很精神分裂——我一会儿发艺术品,一会儿发死鲨鱼并且谈论环保。这很奏效。突然间,当我在海洋保护非营利组织Oceana的董事会上坐下来看看谁最近捐了款时,我会看到一些在Instagram关注我的粉丝名字。我非常喜欢这种艺术收藏家和环境保护之间的交叉传播。

古泽的Instagram截图。图片:Andrew Goldstein

你说你已经通过Instagram销售过艺术品了。那么你能轻易地知道哪些艺术品是因为你发布而卖出的吗?还是比这更难以界定?

其实我在Instagram上卖了不少艺术品,而且我也为Instagram做了一些私人销售。很多时候这很明显,因为在我发布了一些东西之后,我就会接到某人的电话,说:“嗨,我在Instagram上看到了这幅作品——我想出价拍下。"现在,棘手的是,很多藏家有时会在合同中要求我们在Instagram上发布他们委托的作品。我不想这样做,而且我也并不真的接受这样的条款。我想要自由,想发什么就发什么。但越来越多的收藏家要求,如果他们委托我们拍卖他们的作品,我们必须在Instagram或者微信上发布。大多数中国收藏家生活和呼吸都离不开微信,而且也购买他们在微信上看到的艺术品。我不用微信,但我真的应该用了。

你一直在用的另一种新颖的促销科技是病毒式视频。首先,是有为“如果我还活着,我们周二见……"制作的滑板视频,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后来又有另一个最近为《救世主》而做的视频,其中展示了那些眼含热泪的艺术朝圣者注视着这幅绘画,显然是受到司汤达综合征(是一种观赏者在艺术品密集的空间裡受强烈美感刺激所引发的罕见病症)的影响。第一部滑板少年那个影片的概念是什么?对于像佳士得这样的拍卖行来说,这当然是一次形象转变。

传统意义上,拍卖行的视频一直都是专家在艺术品前方讲话,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滑板有点诙谐,有点青春期的幻想。我对艺术有着极大的尊重,但我也认为不应该把事情看得太多严肃,因为那会让你失去看事物的观点。佳士得是这样一个机构,我并不是说它是种邪教,但有时候让这个机构去神圣化一分钟是件好事。我想要展示幕后运营的整台机器,就像一座冰山一样,10%的部分暴露在外,而90%——那些勤劳工作的人——被淹没在海面之下。我认为踩着滑板通过后台会让人们知道这不是一场“绿野仙踪"。可惜的是,我不会滑滑板,所以我不得不请一个人来滑。

这很有趣,我曾经想为“展望过去"专场做另一部视频,我的想法非常疯狂而且极为复杂,我甚至不确定自己完全能理解它。我聘请了一位电影导演,并创建了一个巨大的工作室,并让所有的作品都悬浮在空中。我们试图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然后也失败了。我们本来可以做到的,但那个项目需要巨额金钱来增加非常多的特效,所以我们决定取消计划。那是我在佳士得的一大遗憾。

作者 译/Zini Zhao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