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0571-87357345

我要
反馈

大英博物馆的应对

2018/6/28 11:32:12澎湃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大英博物馆现任馆长哈特维格?费舍尔(Hartwig Fischer)对于博物馆的修葺和改陈有着宏伟的计划,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开放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无法在闭馆的情况下进行翻新,施工只能按阶段进行。与此同时,作为“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英国的“脱欧”或将影响大英博物馆的“开放性”。此外,大英博物馆还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改陈、脱欧、经济压力,包括对于一些国家的文物申索要求……对于这些问题,馆长费舍尔前不久一一进行了回应。 

温和与距离

两年前费舍尔成为大英博物馆馆长

哈特维格?费舍尔(Hartwig Fischer)两年前接任尼尔?麦克格瑞格(Neil MacGregor)成为大英博物馆的馆长。他办公室的蓝墙上没有任何装饰,办公室内摆放着带玻璃门的书架、书桌、椅子以及两扇面向博物馆前厅的巨大的推拉窗,但是却没有任何能表现费舍尔品味的装饰品,比如类似他的前任馆长麦克格瑞格摆放在办公室的由艺术家艾尔?安纳祖(El Aanatsui)创作的发光雕塑,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特里斯特拉姆?亨特(Tristram Hunt)在办公室中展示的史丹福郡瓷器,还有泰特美术馆的玛利亚?巴尔肖(Maria Balshaw)收藏的保拉?雷戈的作品。

而在费舍尔馆长的办公室内,仅在壁炉旁边摆放着基克拉迪群岛人像的复制品,这还是前任馆长的遗留物品。在他书桌的台灯前放置着一个小小的赛巴巴像,是印度朋友送给他的礼物,赛巴巴被尊为灵性大师。

费舍尔说,与这些相比,他更希望将注意力集中在博物馆的藏品和观众上。但是单调的办公空间也反映了他的个人特征:他为人热情友好,但奇怪的是,却与人保有距离,他的雇员们将他与前任麦克格瑞格馆长的领导方式进行了比较。麦克格瑞格馆长喜欢在员工食堂随机询问员工的工作,而费舍尔馆长则与人保持距离,谈吐温和小心,总是在展馆中低调巡视,演讲时让人猜不透。尽管如此,他仍是一个让人敬畏的人,对博物馆也抱有极大的雄心——他的计划如果能得以实现,将会对大英博物馆产生跨时代的影响。

雄心与务实

如今56岁的费舍尔馆长,在大英博物馆任职前曾任德累斯顿艺术收藏馆馆长。他计划将大英博物馆陈旧的外表修葺一新并重新布置所有的展厅。若不了解到这个工程的规模,人们可能觉得听起来没有那么了不起。我于是开玩笑说,这个工程可以与至少耗费了35亿英镑的威斯敏斯特宫的维修相提并论。

大英博物馆

费舍尔馆长说,事实上大英博物馆有3000个房间,而相比来说威斯敏斯特宫只有1100个,并且大英博物馆的基础设施,如电、气和水的管线都需要马上维修。他脑海中设想的是和卢浮宫的“宏伟计划”类似的大工程,这项工程包括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入口,在1993年花费了几乎7.8亿英镑。而近年来装修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则花费了3.75亿英镑,而且博物馆在维修期间向观众关闭了10余年。

但是大英博物馆的情形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不同,费舍尔谈道:“我们不能关闭博物馆,完全不可能。”大英博物馆是英国最热门的旅游景点,去年接待了590万观众。因此,施工需要按照阶段进行,而这也意味着将会持续很多年。目前正在评估维修计划的价格,而另一个问题则是谁来为这笔钱买单?费舍尔注意到了卢浮宫和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都是“由政府资助”修建。

他希望通过改陈后,所有的展览更加连贯, 内部逻辑联系更紧密。这意味着埃及、希腊和罗马文物需要进行重新布置,现在这些文物分散在两层楼之间。正如费舍尔所言,“文化交流一直推动着人类历史向前发展。”

采访结束后,我们参观了博物馆的大展览空间,那里正陈列着精美的罗丹作品和古希腊雕塑。这是在费舍尔馆长领导下策划的第一个大型展览,展览审视了艺术家对历史的理解如何影响了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从展览视角中也可以窥见大英博物馆翻新计划的一些端倪。

博物馆内部

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

现在来考虑翻新大英博物馆,这个时机意味深长。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之一。正如费舍尔所说,大英博物馆是“向世界开放的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然而,英国现在正处于“脱欧”的边缘。我问他如果是在2016年6月24日会不会接受这份工作,费舍尔说:“当然,而且一点也不会犹豫。”他的观点和曾任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也是费舍尔曾经工作过的机构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的前任馆长马丁?罗特(Martin Roth)观点相反。 罗特在2016年9月离开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人们认为他的职位变动与英国脱欧不无关系。

费舍尔认为博物馆的工作需要从长远的角度观察,去理解整个人类历史,而英国脱欧只是世界动荡历史中的一个时刻。但是他同时也谈道:“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来自于欧洲,而欧洲在战争的废墟中重建,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和珍贵。博物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让人们在摈弃政治立场的条件下反思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可以为人们提供思索、反思和辩论的空间。”费舍尔是一个地道的欧洲人。他在汉堡长大,曾在意大利和法国学习,在瑞士和德国工作,他的妻子在巴黎担任心理咨询师。通过他的经历也不难猜到他的个人观点,虽然现在他作为公务员要保持中立。他表示:“每一个来到大英博物馆的人都不会被视为是外国人,我们是一个世界博物馆。虽然大英博物馆是英国创建的,但全世界的文明都为博物馆做了贡献。”

帕特农神庙的部分雕塑,一直是希腊和英国争论的焦点

确实,全世界都为博物馆做出了贡献,但并非总是自愿。博物馆的收藏和英国黑暗的帝国主义历史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大英博物馆能够归还他们的文物,不光是希腊要求归还帕特农神庙雕塑,还有许多其他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一直以来要求归还英国殖民者在1868年从马格达拉(Maqdala)掠夺的文物。

费舍尔的回答是,博物馆将会对自己的陈列进行更多的审查。他说:“博物馆必须对此完全公开,这是首要职责,罗塞塔石碑的历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石碑发现于公元前196年,上刻有3种语言,专家们通过石碑解读出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人们对事物充满好奇,追求新的知识。当时正处于‘大博弈’的时代,同时伴随着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扩张。而正是这个时代促成了这样一种无法理解的语言得到破译以及增进了人们对埃及文化的理解。

12>>>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