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陈振濂谈 | 说汉碑之初(上)“碑”在形制上的四个特征

2018/10/11 15:17:13杭州日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莱子侯刻石拓片

西泠印社孤山上有一“汉三老石室”,是西泠先贤们出资捐助又号召社会义卖募捐,赎回《汉三老讳字忌日碑》后专门为之建造的。西泠社史上称“抢救汉三老碑”,代代传延,交口称颂,为百年史上最著名的佳话。

山东曲阜缘何多汉碑

《汉三老碑》之所以在当时已经被卖往国外、装船待运之时又被抢救回来;抢救活动展开之初在士子中进行动员时,印社文告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理由说明:是因为浙江汉碑极罕见。唯有如此一块,断不能被卖到国外去以损吾浙乡邦士绅的脸面。不能保全祖产遗物,那是要被责骂败家子和不肖子孙的。当然这本来无关西泠印社诸贤之事,因为他们并不是直接责任者。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们都是慷慨激昂的士大夫,自认为不能置身事外。故而动员各方力量,最后抢救成功,终成正果。

浙江的汉碑仅存《汉三老碑》,是因为秦汉三国之间,文明的中心在西北和中原,比如秦都咸阳、东都洛阳、汉唐都长安。而东夷南蛮的吴越之地即今苏浙,当时并不是中心而是边缘。唐碑多见于长安即今西安,南北朝碑多见于洛邑,汉碑则多见于陕西和山东兖徐一带,世替风移,时过境迁,今天汉碑的集中地,则是在以学统圣地标誉的曲阜孔庙。曹操下《禁碑令》是鉴于东汉末年树碑风气奢汰过甚,而他的驻地在青州兖州徐州,那么这碑版天下盛行和促使曹操痛下“禁碑”决心的地域,正在洛阳到兖青徐即河南山东一带。后来的河北冀幽并诸州即袁绍旧地和孙权东吴、刘备西蜀之国,都不见有大量汉碑群聚,正表明这种空间阻隔的地域差也。

山东曲阜多汉碑,实在是因为孔孟文教渊薮的缘故。琴弦雅音,稷下学礼,战乱少而儒冠兴。但论严格的汉碑起始,最早的却是河南偃师出土的《袁安碑》(89,永元四)、《袁敞碑》(115,元初二)。其后是《西岳华山庙碑》(161,延熹四)。二袁碑的形制,是缺碑额但有碑穿,已是立碑之功用,论年份当可计为排序最早的汉碑。但这是实物之证,若检诸记载,则《华山庙碑》有“建武之元……自是以来,百有余年,有事西巡,辄过享祭,然其所立碑石,刻记时事。文字摩灭,莫可存识”,表明在延熹四年华山立碑前的一百多年,华山岳庙已有碑石,只不过今日不得见而已。算起来,比已知最早的《袁安碑》《袁敞碑》又至少早30到60年了。

“碑”在形制上的四个特征

其实,如果不限于严格的汉碑形制,那么西汉石刻更多。比如曲阜有西汉《鲁孝王刻石》即《五凤二年刻石》。新莽时有作为坟坛刻石的《祝其卿刻石》《上谷府卿刻石》;邹县孟庙则有《莱子侯刻石》。再后有《大吉买山地记刻石》。但这些都不能称“碑”而只能是粗线条地称“刻石”,学名叫“碣”。若要称“碑”,在形制上当有四个特征:一是必须是竖立于墓前的长方形片石。二是必须有正文文字上端有“碑额”,而底部则有“碑座”呈龟形石基,又叫“龟趺”。三是碑面上必须有圆孔以系粗绳缚棺入墓穴,曰“碑穿”。四是正文碑记之后必有铭辞并且有韵。但西汉以降的《五凤二年》《祝其卿》《上谷府卿》《莱子侯》这些虽然都是镌刻于石版之上,却没有“ ”,也没有“穿”,又不附“铭”,甚至还都是横式,当然无法称之为严格的“碑”了。而这些条件的得到配合和完形,是在东汉的《西岳华山庙碑》和《袁安》《袁敞》二碑之时。不过,《西岳华山庙碑》在百年前的“立碑石,刻记时事”只见于文字记载;而二袁碑虽有“穿”却没有“额”,是为一憾。又二袁碑是汉篆字体,而不是标准的汉代隶书,又是一憾。作为汉碑的经典样式,仍嫌不足。西泠印社孤山上的《汉三老讳字忌日碑》,既无“碑额”又无“碑穿”也无“龟趺”,其实也不宜称“碑”,而应称《三老石刻》或《三老碣》,本来出土之初学者专家就称其为“三老石刻”;但吾浙本无汉石,更无汉“碑”,顺口叫“三老碑”,一则简便明了,人人皆知而不会招致习惯上的误解,二则在吴越边蛮之地,本来就没有大量严格的“碑”以自划边界,混用“碑”与“碣”即“刻石”,并无大妨碍。于是约定俗成,除书面文献外,通俗的做法,顺口就叫”三老碑”而不再自找“三老刻石”别扭了。

关于“碑额”,本来只是碑文的标题而已。但它的来源,也颇可一说。古代的石柱石门框上例有刻字。如寺庙之有山门,或墓地之有阙柱:汉代石门阙初无字而仅立石柱为阙,其后则有刻字如《汉故兖州刺史王稚子阙》(山东)、《汉故幽州刺史冯焕阙》(四川)、《沈君阙》等等,汉墓阙题字才开始盛行,至东汉正规形制的碑,在社会上大普及;遂取石阙形制转为碑额而发扬光大之。今之学者持此一说,虽无实据,亦足备我辈参考也。

陆维钊先师善擘窠大书,其在杭州岳飞庙前有古隶“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骨力洞达,俊逸倜傥,而笔势沉雄,窃谓足当百年近代书法代表作之誉。其实这也是一种“石阙”即古代形制的样式。陆维钊师之所以有此卓越造诣,乃是他一直关注汉石阙书法之魅力。记得我刚入学临《西狭颂》,笔力孱弱,陆师当时已缠绵病榻,指我的练习说:学汉隶可学“嵩山三阙”,求骨势开张,不陷俗媚。这《嵩山三阙》是指河南嵩山之《太室石阙》《少室石阙》《开母庙石阙》三铭,字形在篆隶之间,浑穆混沌,一派天机,漫漶残剥,笔画辨识不易。当时我实在看不懂,学了几天就坚持不下去了。若干年以后才恍恍有所悟:陆师能独创“蜾扁”新体,正得力于此也。

本栏目与

浙江大学中国书画文物

鉴定研究中心联办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