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乳母任氏墓志铭》解读:苏轼乳母的一生

2018/11/8 15:12:02澎湃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作者:赵子穆 

任采莲(1009-1080),这位距离我们已近千载的普通宋代女性,由于身为大文豪苏轼的乳母而有幸被后人所知。但关于她的一生,我们仍然知之甚少,只能从苏轼这篇不过百余字的《乳母任氏墓志铭》中管窥:

赵郡苏轼子瞻之乳母任氏,名采莲,眉之眉山人。父遂,母李(氏)。事先夫人三十有五年,工巧勤俭,至老不衰。乳亡姊八娘与轼,养视轼之子迈、迨、过,皆有恩劳。从轼官于杭、密、徐、湖,谪于黄。元丰三年八月壬寅,卒于黄之临皋亭,享年七十有二。十月壬午,葬于黄之东阜黄冈县之北。铭曰:

生有以养之,不必其子也。死有以葬之,不必其里也。我祭其从与享之,其魂气无不之也。(《苏轼文集》卷一五,以下简称《墓志铭》)

《乳母任氏墓志铭》拓片,取自台北史语所数位典藏资料库《乳母任氏墓志铭》拓片,取自台北史语所数位典藏资料库

透过《墓志铭》,我们可以获得的信息如下:死者为苏轼的乳母任氏,名采莲,四川眉山人。父亲叫任遂,母亲姓李。任氏是苏轼母亲的婢女,侍奉苏母三十五年,她哺育过苏轼姐弟,又照看了苏轼的三个儿子,对苏家三代皆有恩劳。她还曾跟随苏轼宦游,到过杭州、密州、徐州和湖州,最后在元丰三年(1080)八月壬寅,死在了苏轼贬谪的黄州,享年七十二岁。从铭文看,任氏生前大概曾有生育,但可惜并没有得到子女的孝养,死后非但未能归葬故里,甚至连定期的祭奠都难以获得。不过,这些在苏轼看来,皆可用更豁达的态度对待之:生养不必其子,死葬不必其里,祭奠从与享之,魂气无所不至。

关于任氏,《墓志铭》所能告诉我们的至此而止。但如果充分考虑到任氏的特殊身份,即她与苏家三代老小的关系,那么我们对于任氏的个人生命历程就会有更为丰富的认识,也易作较为切近的体察。

《墓志铭》言,任氏卒于元丰三年八月壬寅,享年七十二岁。由此推算,任氏当生于公元1009年,即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

任氏孩童时的情况,不得而知,或长于自家,或长于程家。司马光撰写的《苏主簿夫人墓志铭》(《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卷七六,以下简称《程夫人墓志铭》)谓:“夫人以嘉祐二年四月癸丑终于乡里,其年十一月庚子葬某地,年四十八。”案嘉祐二年(1057),任氏四十九岁,程夫人四十八岁,任氏年长程夫人一岁。又,《墓志铭》言任氏事先夫人三十有五年。而先夫人程氏终年四十八岁,可知任氏十五岁时始侍奉十四岁的程氏。另据《程夫人墓志铭》载:“夫人姓程氏,眉山人,大理寺丞文应之女。”则程氏为眉山大户,无疑。任氏亦为眉山人,且其父名母姓俱知。以此而论,任氏似乎是先长成于自家而后才归于程家为婢。

任氏的少女时期当是在程家作婢女度过。按《程夫人墓志铭》载“(夫人)生十八年归苏氏”,则任氏亦当于是年(天圣五年,1027)随程氏到苏家,时年十九岁。

任氏既归苏家,仍事程氏。景佑二年(1035),苏洵幼女生,此女即是《墓志铭》所言“亡姊八娘”。八娘生后次年(景佑三年十二月十九日,1037.1.8),苏轼生。苏轼姐弟出生后,任氏受命哺乳喂养,时年二十七八岁。而在此之前,程氏已先后为苏洵生下二女一男。

任氏既然可以乳养苏轼姐弟,可知在此阶段任氏当有孕育。但任氏夫家为谁,不得而知。丁传靖《宋人轶事汇编》卷一二“蜀有彭老山”条下云:“东坡乳母任氏名采莲,子由保母杨氏名金蝉。东坡所作两铭(指《乳母任氏墓志铭》与《保母杨氏墓志铭》,俱收于《苏轼文集》卷一五),皆无夫姓,当即是老苏妾。于任氏谓事先夫人三十五年,卒时年七十二。然则为苏妾时,年三十八矣。”如按此言,任氏或为苏洵之妾。然任氏哺育苏轼姐弟,年岁尚在二十七八,且此时当已有孕育。按常理言,苏洵不应迟至十年后才纳任氏为妾。又,任氏与苏洵同岁,《宋史·苏轼传》谓“(轼)生十年,父洵游学四方”,后因洵父序卒,苏洵方才归蜀。以此观之,苏洵三十八岁前后,纳妾的条件很难具备。若任氏果为苏洵之妾,则嫁时年岁或在二十八岁更妥。

另据《保母杨氏墓志铭》云:“先夫人之妾杨氏,名金蝉,眉山人。年三十,始隶苏氏,颓然顺善也。为弟辙子由保母。年六十八,熙宁十年六月己丑,卒于徐州。”准此,杨氏当生于大中祥符三年(1010),与程夫人同岁,小苏洵一岁。或言杨氏为苏洵之妾,王初桐《奁史》卷一四《眷属门一·保傅乳母》引《东坡集》谓:“苏老泉之妾杨氏名金蝉,为子由保母。”若按此说,杨氏三十岁始为苏洵所纳,且此前并不在苏家为婢。而是年(宝元二年,1039)苏辙生。如此事实,颇让人怀疑杨氏与苏辙的特殊关系:苏辙或不排除是杨氏所生(中外学界均有此种假说,但也有反对意见)。以此推之,任氏或也如此,故言其纳为苏洵之妾,当在苏轼出生之年为妥。但细察《墓志铭》云云,任氏为苏洵之妾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任氏事程夫人前后凡三十五年,所谓“工巧勤俭,至老不衰”,似乎并无间断,而这一点杨氏是不同于任氏的。综观《保母杨氏墓志铭》,只言其为苏辙保母,并未述及杨氏侍奉苏母及其劳苦之事。如若二人同为苏洵之妾,为何会有如此差别?因此,任氏的婚姻可能另有隐情。

通常来说,乳母都是雇佣或买自那些刚刚生育且身体康健的下层妇人。显然,任氏并不是苏家临时为了喂奶而从民间招来。陈盛韶《问俗录·奶丫头》载:“使女终其身,主人不嫁卖,不管束,听其野合,不以私胎为嫌,生女或致之死,生男或所私者抱去;不则,主人仍育为奴。于是丫头有奶,乳哺四雇,别其名贵其值,曰奶丫头。”任氏本人虽不是“奶丫头”,但上引记述对于任氏之婚姻情状,或可供参照。即:任氏在此期间与外人有染,怀有身孕,恰逢苏轼姐弟相继诞生,苏母遂命任氏乳之。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程氏为了分担自己哺育长子景先与二女以及操持家业的重任,而事先安排了任氏的婚事,并借其哺乳期来喂养苏轼姐弟。至于任氏的子女是否产下,难以确言。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生下子女,他(她)们也都未能侍养在任氏的身边(可能早夭,也可能是抱给了他人),故任氏此后的生活重心仍落在苏家。

12>>>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