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村上隆的首场国内个展结束

2019/1/11 10:09:04好奇心日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作者:蔡一能

原标题:商人、艺术家、机会主义者村上隆,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场展览刚刚结束了

艺术家村上隆从不避谈商业。他出过一本絮絮叨叨的书,名为《艺术创业论》,其中一节就叫“为什么我的画能卖一亿”。

大多数艺术家对“营销”一词即便不视同魔鬼,也敬而远之,村上隆却侃侃而谈。他认可媒体炒作的价值,鼓励年轻一代认清“艺术的顾客是极奢华的有钱人”,哪怕对方是俄罗斯的黑金,只要是国际潮流,就必须投入其中。他说价格才是可靠的评价标准,娱乐如是,艺术亦如是。

村上隆的首场国内个展刚刚在国际知名画廊贝浩登(上海)结束。如果你曾经去看过的话,可能会想起那 3 个展厅呈现的 20 多件作品,全部都叫《无题》。

整个展览被取名为“村上隆在奇幻仙境”(Takashi Murakami in Wonderland),其中贯穿了那些最为中国观众所知的村上元素:尖牙、大眼睛、鼠耳朵的 “DOB 先生”,糖果色花瓣、笑容满面的花花,或是以传统的二维形式以布面丙烯绘制,或是用玻璃钢做成雕塑。房间被这些简单的几何图案和明丽色彩所装饰,不断有人上前合影。

贝浩登(上海)村上隆个展“村上隆在奇幻仙境”现场。 摄影:Yan Tao。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图片提供:贝浩登贝浩登(上海)村上隆个展“村上隆在奇幻仙境”现场。 摄影:Yan Tao。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图片提供:贝浩登

在另一个房间里,几件数米长的作品浓缩了更复杂的元素。“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一个男生告诉几个同伴。他的手指向一个类似男性生殖器的形象。

另一名观众说,村上隆的作品会让她想到当代的“快文化”。很少会有人在这里逗留超过半个小时。村上隆的作品,像今天的大部分展览、大部分商品,适合快速的消费,而非深刻的思考。

展览首日,纪念品商店里千元左右的“花花绒垫”迅速售罄。工作人员回忆,买家几乎“都不看价格”。

开展前一天,贝浩登(上海)给村上隆办了场开幕式。像在全球各地的开幕上所做的那样,他穿着夸张的戏服,摆着 Pose 与受邀的客人合影。村上隆解释过,戏服是他“吸引观众和媒体报道”的道具,以弥补英文不好的弱点。

1995 年,村上隆首场海外个展就是在贝浩登(巴黎)举行的。此前 2 年,他和画廊老板、艺术家伊曼纽尔·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在东京的一场博览会上认识。巴黎个展之后,“Takashi Murakami” 这个名字逐渐出现在美国和欧洲的美术馆,村上隆先在国外打开了市场。

与贝浩登的合作带有偶然因素,但“出口转内销”的策略确是村上隆本人深思熟虑的结果。

1993 年,村上隆成为东京艺术大学第一位日本画博士。传统的日本画技法没能帮助村上隆打动藏家,只是让他得到了亚洲文化协会的奖学金,可以去纽约呆一年。

事实证明,这段经历对村上隆至关重要。如果巴黎是 20 世纪上半叶艺术世界的首都,纽约则在 20 世纪下半叶加冕。无论当代艺术承受了多少嘲讽,美国的富豪依然像着了魔一样,把波普风格、抽象表现主义搬进客厅。同一时期,达明安·赫斯特在英国向世人展现了一条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鲨鱼,以表现“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这条鲨鱼以天价卖出。

为什么德库宁可以,赫斯特可以,而我不可以?村上隆频繁提及这些名字。他相信,自己找到了日本与欧美艺术的真正差距:欧美有成熟的艺术市场与营销模式,而日本艺术家,即使是标榜先锋的当代艺术家,也只是在形式上和西方亦步亦趋。

他以一种相当“解构”的视角看待艺术史:它不仅是创作的结果,也是将作品推向市场的工具。艺术家的工作就是在艺术史的脉络上留下个人痕迹,并让价格去证明这种痕迹的深度。

村上隆将安迪·沃霍尔看作这种游戏规则的典范。沃霍尔为梦露、小野洋子和自己拍照,参加名流云集的酒会,把番茄汤罐头从商场搬到了美术馆,也毫不掩饰对名利的渴望。对沃霍尔来说,艺术不需要是高雅的,和商业完全不矛盾,甚至根本就是同一回事。这种玩世不恭的姿态后来由村上隆全盘继承,以至于他被称为“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金·卡戴珊、坎耶·韦斯特在村上隆工作室。图片来源:takashi murakami?金·卡戴珊、坎耶·韦斯特在村上隆工作室。图片来源:takashi murakami?

但沃霍尔只能有一个。作为一个日本人,村上隆似乎有种天然的义务,需要讲述一个略为不同的故事。村上隆给这个故事取名为“超扁平”(superflat)。2000 年,村上隆在东京举办了以“超扁平”为主题的当代艺术群展,次年又在洛杉矶巡回展览,西方艺评人开始注意到这个标签。

根据村上隆的解释,战后受美国文化影响的日本动漫沿袭了日本画的传统,缺少透视、阴影等带来的三维效果。“DOB 先生”就是按这个原则制作的,这个除了鼠耳之外全无物种特征的形象让人想起米老鼠,却没有手绘时代形成的透视感。它不过由一些基本的几何图形和字母组成,对任何 CG 制作者都不是难事。

比风格描述更重要的是,村上隆用“超扁平”一词评论战后日本社会:阶层与品位区分不再显著,成长于消费社会的年轻人对核爆等历史事件的认知失去了深度,成为只重个人消费与虚拟世界的御宅族。

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村上隆拿出了题为 “My Lonesome Cowboy” 的雕塑:一个取材于日本动画与游戏的爆炸头男孩全身赤裸,手握生殖器向四周喷射出数量夸张的精液。这件作品似乎是 1997 年创作的 “Hiropon” 的延伸,后者是一个巨乳少女,手握乳头,挤出同样环绕在身边的白色乳汁。

两件作品的色情主题让人联想起村上隆在纽约发现的艺术偶像杰夫·昆斯(Jeff Koons)。1989 至 1991 年,昆斯以 “Made in Heaven” 为题制作了一系列有时是真人比例的雕塑,展示了艺术家本人与伴侣的性爱场景。或许并非巧合,村上隆也热衷于把自己当成作品的主角。他为卡塔尔个展 “Ego”(自我)创作了一件 6 米高的雕塑——一个盘腿打坐的村上隆。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