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纪念老彼得·勃鲁盖尔逝世450年,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举办展览

2019/1/11 10:44:18界面新闻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通过色彩和线条,勃鲁盖尔给我们带来了超凡写实、身临其境的体验。

《盲人的寓言》,绘于1568年,收藏于那不勒斯国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馆

当我到达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天开始下起小雪。相比于博物馆里的珍宝,雪花更能吸引孩子的注意。他们在台阶上兴奋地跑来跑去,一边大声喊着:“下雪啦!下雪啦!一边朝那些撑伞的妇人做鬼脸。

我之所以来到维也纳,是为了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的第一场大规模专题展。老彼得·勃鲁盖尔是16世纪尼德兰最伟大的画家,他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可媲美莎士比亚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而且,他也和莎士比亚一样有些神秘,难以捉摸:没有人知道勃鲁盖尔的出生时间,或是他出生在哪里(据推测,勃鲁盖尔或许出生在荷兰的布雷达地区,或是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地区,时间约在1525年至1530年之间)。似乎也没有人能确切地拼写或念对他的名字,是Bruegel还是Brueghel?是Broy-gel还是Brew-gel?人们只知道,他在1552年至1554年间去过意大利,在安特卫普和布鲁塞尔工作过,他的妻子是他艺术导师的女儿,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没多久,勃鲁盖尔就去世了(莎士比亚出生之后的五年)。除了这些,再没有其他更多关于他的信息能帮助我们去更好地理解他的作品。

如果让你用文字说明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你会怎么说呢?如果你只是介绍说莎士比亚作品主题深刻、故事恢弘,这样很容易就会演变成空洞的概括。你没能传达出莎士比亚戏剧情节的流畅和起伏,也没能展现出他作品中跳跃的生命力。最重要的是,你没能向世人揭示莎士比亚的语言魅力——它能冲击一个人的内心,瓦解人们根深蒂固的思想和观念。

这种情况放在勃鲁盖尔身上也是一样。你可以说,勃鲁盖尔之所以这么杰出,是因为他开创了一种全新的世俗化创作视角来描绘这个世界;是因为他极为擅长并进一步发展了通过宏大构图来表现壮观场景等等。但这些概括都忽略了他对日常生活细致而诙谐的体会和表达,也忽略了他通过作品将你带入纷繁多彩世界的非凡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忽略了勃鲁盖尔通过色彩和线条给人所带来的超凡写实、身临其境的体验。

目前,勃鲁盖尔为人所知的最早作品创作于1557年。1569年,勃鲁盖尔去世,期间仅隔12年。这次举办的维也纳勃鲁盖尔专题展就是为了纪念勃鲁盖尔逝世450周年。

基于勃鲁盖尔在艺术界的地位,此次专题展是今年最为重大的艺术盛会。起初,盖蒂基金会(Getty Foundation)资助了一个关于勃鲁盖尔作品的研究和保护项目,该项目逐渐发展,最终促成了这次“一生一会Once in a lifetime)的展览。这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勃鲁盖尔专题展,集中展出了艺术家存世的40多张木板绘画作品中的四分之三,以及现存为数一半以上的素描和版画作品。

其实,之前也有过举办类似画展的尝试,但是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50年前,为了纪念勃鲁盖尔逝世400周年,人们就曾尝试举办一场专题展,但是收藏家都生怕这些画作会受到损坏,不愿意借出这些无价之宝,那次尝试以失败告终。唯一有可能完成这项挑战的也就只有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因为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勃鲁盖尔绘画收藏:勃鲁盖尔留存于世的约40幅木板油画作品中,有12幅都珍藏于此(这个数字一直在变化)。

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这些藏品当中,有3幅木板油画出自勃鲁盖尔《一年四季》组画,它们分别是《雪中猎人》(Hunters in the Snow)、《牧归》(The Return of the Herd)和《阴沉的天》(The Gloomy Day)。这组画共12幅,以季节为主题,篇幅巨大,是艺术史上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哪位画家以如此宏大的构图为背景来描绘人类活动,且成功地将景色和人物融合,并为一体。也许很难细说勃鲁盖尔的写实风格有多高超和独特,然而神韵自在一笔一画之间。

《雪中猎人》,创作于1565年,橡木板油画,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目前,这组画已知存世仅有5幅。除了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收藏的这3幅作品之外,此次画展还展出了《一年四季》组画中的另外一幅《割晒牧草》(Haymaking),现珍藏于布拉格的洛克维兹宫国家博物馆(Lobkowicz Palace)(另外一幅存世的作品《收割者》[The Harvesters]现收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他们担心作品在路途中受损,拒绝借出作品展出)。

《四季》组画显示出勃鲁盖尔对自然和人文观察的独特视角和高超把握,他画中的景观壮丽宏大,人类的活动和情感点缀其间。就好比在《雪中猎人》这幅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从一个山坡俯瞰为视角,近处是疲惫的猎人打猎归来,猎狗们都耷拉着耳朵,毫无生气,可见这次打猎收获不多。而远处的村庄里,村民们对此一无所知,还有人在结冰的池塘上欢快地滑冰。看到这里,你突然一下子就能明白为什么勃鲁盖尔的作品在艺术史上会如此大受欢迎。

但是,勃鲁盖尔的作品并非全部都是关于壮丽的风景、耕作的田地和绚丽的乡村。勃鲁盖尔同时也是一位道德家,他从希罗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及其追随者们那里继承了表达恐怖、邪恶和人类堕落意向的绘画风格。其中,他的代表作有《死神的胜利》(The Triumph of Death,现藏于西班牙马德里的普拉多美术馆,并在此次维也纳画展中展出),描绘了一支由骷髅和死神组成的军队,将生灵赶到一个盒子状的死亡陷阱当中,四周到处都是斩首架、绞刑台、被摧毁的教堂和瘦弱的马匹,整幅画面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死神的胜利》,绘于1562年后,木板画,现藏于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

除了这幅《死神的胜利》,勃鲁盖尔还创作了许多同类型的作品。这些作品提醒我们,博斯对勃鲁盖尔所产生的影响是根本性的。只不过,博斯的毁灭性视角着眼于物质世界的罪恶和堕落,对上帝和神祗充满敌意;而勃鲁盖尔的作品则有意将神放在一边,因为他的本意不在于宗教内容,而是基于世俗的理由来构思。

正因为如此,我们从《死神的胜利》中看到了勃鲁盖尔所传递的激进和反抗,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博斯的作品更加阴郁。因为勃鲁盖尔所描绘的不是神带给人类的惩罚,而是死亡,单纯的死亡,让人感到冰冷绝望的死亡,没有人能够逃避的死亡。

这是一幅多么可怕的现代景象。

此次勃鲁盖尔专题展之所以难得,就在于它集中了许多被收藏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作品,而且其中绝大部分作品都从未被外借。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勃鲁盖尔创作的两个版本的《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这次也得以重聚,一齐展出(事实上,勃鲁盖尔还创作了第3个版本,是创作于象牙之上的微型版画,现在已经遗失)。这两幅作品在构图和视角方面皆有不同,原本就收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中的《巴别塔》,画作尺寸更大,而另一幅收藏于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的《巴别塔》,虽然画作尺寸小,但是按照画中人物的比例推断,这一版本中的巴别塔的体积要大得多。

作者 Sebastian Smee

12>>>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24小时

    热门资讯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