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88370639

我要
反馈

古诗词中的春节

2019/2/11 10:15:01文汇报 浏览0次/0评论 收藏 分享到

原标题:在古诗文中读懂春节

腊月初八喝腊八粥,正月初一饮屠苏酒,正月初七吃七菜羹,正月十五看花灯猜灯谜……春节怎么过?古代诗词戏曲小说中藏着答案。——编者

1

清代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卷》描绘了京城边际乡人互相打躬作揖,卖爆竹,打太平鼓,耍猴戏,跑旱船等迎春活动景象。画中游人市贩,松树桃竹,皆生动逼真,好一幅民间祥和太平的节庆景象。图为《太平春市图卷》局部

中国人特有的年味,从每逢腊月初八家家户户飘来的腊八粥香开始。然后,是祭灶、洒扫和贴春联的小年。范成大《祭灶词》便生动记录了当时民间祭灶的情形

一近腊月,中国人特有的年味就一日浓过一日了。

首先吸引人们的,是腊八粥的香味。腊八粥,又叫七宝五味粥,是每逢腊月初八用多种食材熬的粥。据《燕京岁时记》记载:“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江豆、去皮枣泥等,开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可见其营养丰富口感好,外观也漂亮。在河南,腊八粥又称“大家饭”,是用以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食物。据说,当年岳飞率领岳家军北伐,节节胜利,都到了汴京城外的朱仙镇了,却被朝廷十二道金牌追逼回来。腊月初八归途中,中原百姓纷纷把自家饭菜倒在大锅里,熬煮成粥分给将士们充饥御寒。后来,为了缅怀这位民族英雄,河南黎庶每逢腊八就要吃“大家饭”。

在北方,尤其华北地区,腊八的另一要事是泡腊八蒜,把剥了皮的蒜瓣儿放到密封的容器里,倒入醋,封上口,等蒜瓣通体碧绿,就可以就饺子吃了——三十儿晚上,怎么能少了饺子。而这腊八蒜的来历也很有意思——年关将至,做生意的都要清算账目,可中国人讲究面子和彩头,于是收债的就泡上一些腊八蒜送人,欠债的收到也心照不宣:“蒜”“算”同音,老北京有句话说:“腊八粥、腊八蒜,放账的送信儿,欠债的还钱”,用腊八蒜作为催债的提示,和和气气,倒也算得东方文明和智慧的一个表征了。

记得若干年前曾风行寻找高仓健式的男子汉,而将贾宝玉列为“非男子汉”的典型,窃以为那宝二爷委实有些冤枉。且看《红楼梦》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为怕黛玉吃了饭就午睡消化不良,就故意编故事逗林妹妹开心,这般细心贴意,怕是“高仓健”所不能为也不屑为也——宝玉随口胡诌的,就是耗子精为煮腊八粥偷米豆果品的故事。当然,想来宝玉最多为妹妹试尝粥的温度和可口与否,不可能亲自下厨为心上人熬一瓯暖心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腊八粥丰俭随意,贫富皆宜,而且只要求耐心不拷问厨艺。

然后,便是必得祭灶、洒扫和贴春联的小年。小年在各地的日期不同,北方一般是腊月二十三,南方是二十四,江浙沪地区也把“腊月廿四”和“除夕前一夜”都称为小年,南京地区则称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为小年,而云南部分地区的小年是正月十六,还有西南和北方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小年则是除夕。古人十分重视祭灶,宋代诗人范成大的《祭灶词》生动地记录了当时民间祭灶的情形:“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家家户户用好吃的“贿赂”灶王爷,希望他上天只拣好听的向玉皇大帝汇报。

2

清代姚文瀚《岁朝欢庆图》将新春节庆欢乐的气氛描绘得淋漓尽致。长辈们坐在前厅聊著天,观看满堂儿孙嬉戏,满心欢喜,妇女们忙着准备丰盛的年夜饭,在前厅后院中忙得不可开交,小孩们则在庭前玩着各式的游戏。图为《岁朝欢庆图》局部

在这个极易让人心生感喟的日子,正如南朝诗人徐君倩在《共内人夜坐守岁》中所云,最温馨的莫过于夫妇对坐闲话

除夕,是最受重视也最不走样的传统节日,比如守岁,古今全无二致。也许略上了点年纪,如今在笔者看来,华灯盛筵全家共举杯之后的守岁,最温馨的莫过于夫妇对坐闲话,正如南朝诗人徐君倩《共内人夜坐守岁》诗云:“欢多情未及,赏至莫停杯。酒中喜桃子,粽里觅杨梅。帘开风入帐,烛尽炭成灰。勿疑鬓钗重,为待晓光催。”

除夕是一年的终了。令人意外的是,在古代,若非垂髫小儿,这个日子是极易让人心生感喟的。唐代诗人高适《除夜作》云:“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白居易叹息“鬓毛不觉日毵毵,一事无成百不堪”(《除夜寄微之》),宋人朱敦儒则道“捻底梅花总是愁,酒尽人归去”(《卜算子·除夕》)。惟豁达的苏东坡得失荣辱不萦于怀,五十九岁那年的除夕,他在广东惠州抄录自己二十年前在江苏镇江过年时的旧作送给儿子苏过:“寺官官小未朝参,红日半窗春睡酣。为报邻鸡莫惊觉,更容残梦到江南。”(《仆年三十九在润州道上过除夜作此诗又二十年在惠州录之以付过》),再一次窃喜于自己除夕不必进宫朝参,可以安安稳稳睡回笼觉。或许,诗圣杜甫也曾享受过类似的小确幸吧。一生不得志的蒲松龄曾在一个除夕写下《除日祭穷神文》:“穷神,穷神,我与你有何亲,兴腾腾的门儿你不去寻,偏把我的门儿进?……今日一年尽,明朝是新春,化纸钱,烧金银,奠酒浆,把香焚。我央你离了我的门,不怪你弃旧迎新。”转而他又替穷神捉刀代答:“东君,你听我云,我有个免穷歌为你训:也不是五经四书,也不是大家古文,只要学勤苦,只要学鄙吝,只要学一毛不拔,只要学利己损人,只要学行乖弄巧,只要学奸诈虚文,只要学伤天害理,只要学瞒昧良心……”(《穷神答文》),诙谐中不乏酸辛,辛酸中更见风骨,令人感喟。

作者 郭梅

推荐商品换一批

    华夏收藏网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联系电话:0571-87357345 邮箱:dmj@hxscw.com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如果没有账号,可以先免费注册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预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