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动态>详情页>
当代书画名家吴越作品赏析
2019年4月25日18:04:001548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华夏收藏网 分享

艺术简介

吴越,吴昌硕先生曾孙,1958年8月14日生,祖籍浙江安吉。现任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西泠印社社员、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副会长、上海吴昌硕艺术基金会理事、浦东新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浦东新区政协书画会常务副会长、浦东新区文联副主席、浦东新区海外联合会理事。

幼年时受祖父吴东迈、父亲吴长邺的指导和家庭艺术熏陶开始习画,后得艺术大师王个簃和曹简楼的亲授,专攻吴昌硕艺术。

1992年至1994年赴日本讲学,1995年回国参与筹备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担任执行馆长。他长期以来坚持做好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工作,1996年以来与日本相关艺术单位合作,每年在中日两国举办吴昌硕艺术讲座和友好展览活动。他的作品多次赴日本参加艺术展,现被日本多家艺术机构收藏。2017年,得到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表彰奖。

他还积极做好吴昌硕艺术的研究,参与编辑出版了大量吴昌硕艺术书籍。

《春光樱花图》70×138cm

小弟吴越之春华秋实

现代著名书画家邵洛羊先生,在为艺术大师吴昌硕的哲嗣与嫡孙的作品《吴东迈吴长邺父子书画集》所作"序言"中云:"欣闻吴昌硕家属中,在东迈先生,长邺先生两代带领下,管弦不绝,代代相传,咸能孜孜于艺,力求法备气至,毋堕家声。"小弟吴越便是吴长邺先生之幼子,吴昌硕先生的曾孙。他生于1958年夏,现任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西泠印社社员,五次连任浦东新区政协委员,今年又荣任浦东新区文联副主席。

《端阳红荔图》66×133cm

小弟也不小了,转眼已愈"知天命",抵达"耳顺"之年,已是一位谦和儒雅、好学勤勉之士了。但在我脑海深处常掠过的镜头:他还是靠在爸妈膝边听话的"奶钵头";还是随同一帮邻居加同学的小男孩,乐于帮助里委会做好人好事的乖孩子。他十六岁离沪"上山下乡",幸得"改革开放"春风吹进了我家,小弟得以返回上海,父亲吴长邺重新握起了画笔,我等兄弟姐妹如饥似渴地扑向传统书画,投向曾祖父吴昌硕先生的书画艺术研究。彼时小弟吴越才真正将自己人生定位到吴昌硕后裔——吴昌硕文化艺术传承者的位置。

《美人蕉图》70×138cm

小弟有幸在二十岁以后得到太老师王个簃先生和恩师曹简楼先生的亲炙。年迈的个簃老人非常喜欢小弟,小弟亦屡屡休息日登门拜谒、虚心求教。老人讲道:"做人要老实,创作要滑头",其真意是艺术须求新与求变,谆谆教诲吴氏后代要扎实继承,努力创新。老人仙逝后,小弟正式拜入曹简楼先生门下,曹老与父亲是同门师兄弟,更是把阿越视为幼子,把指导缶门第三代看作重任。老人为他创作的一摞摞画稿,成为小弟每日临习的摹本,即使白天单位工作再忙,晚上也要握笔敷彩。先是临摹后再创作,先曾祖"画当出己意"的理念,成为小弟习艺的座右铭。

《秋色红枫图》70×138cm

时值中日文化交流很频繁:小弟赴日两年学习日语,了解日本文化,又积极推介、传授吴昌硕书画技法及其艺品人品,他被《朝日新闻》聘为特邀"讲师",指导着近二百位东瀛弟子。在他与日本艺术家共同努力下,在日本北九州筑立起唯一的中国艺术家纪念碑——吴昌硕先生胸像纪念碑。艺术大师吴昌硕已深深植入日本民众心中。在小弟吴越的穿针引线下,一批批日本友人自发组织了赴中国大陆的"昌硕艺文之旅"。从安吉鄣吴村吴昌硕诞生地追踪至杭州西泠印社,继又参拜上海山西北路吴昌硕故居,最后抵达余杭超山缶翁长眠之地……。

《春茶金果图》70×138cm

无数日本朋友在寻找吴昌硕先生艺文衍进的轨迹时,不时被其博大精深的学养震撼,随之发现了自己民族文化与中国艺术的同一泓源泉。每每在旅行巴士上,他们畅谈感想触动。这时小弟既是"朋友",与日本老少参插互动;又是"指导",不时将他们的感触点拨提高;还是翻译,将日本朋友的感悟传递给在场的吴氏家属、各位领导与相关的人员。小弟吴越就是这样以他的仁和秉性、艺术才干,构筑着中日文化交流之桥的。

《寿桃图》70×138cm

1995年他"留日"归来,全身心投入上海浦东吴昌硕纪念馆的筹建,并出任吴昌硕纪念馆的执行馆长。廿余年来,他以宣传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及繁荣浦东新区文化、文博事业为己任,以踏实的作风,与时俱进的思路来拓展日常工作的内涵。吴昌硕纪念馆已成为"浦东十佳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浦东新区对外交流的一张名片。为此十年前他就有幸参加了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团,代表中国艺术家出席"中匈友好年"庆典活动,赴匈牙利、捷克、奥地利、德国开展文化交流。小弟吴越诚挚地、全心全意地在吴昌硕纪念馆这个舞台上挥洒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即使2008年一场大病袭来,他也未趴下,积极治疗,吴昌硕纪念馆依然是他的岗位。

《红荷图》70×138cm

近几年,小弟与馆内的伙伴们更是将吴昌硕纪念馆办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一批一批地接待各国来宾与各种肤色的"缶翁粉丝";一堂一堂地举办吴昌硕艺术与精神的讲座。吴昌硕纪念馆与许多单位签订了"共建协议",从为大学生举办"中日大学生书法交流会"到请"红领巾"进馆听他讲"吴昌硕老爷爷的故事"。。。。他似乎越活越年轻,越活越开心了。今年上海市的一桩大事—"吴昌硕故居"要复建了,作为吴氏后裔责无旁贷,所以,小弟吴越又撸起袖子干起来了。

《朱竹双石图》70×138cm

小弟吴越也经常将自己的作品参与个人或家族的画展,有紫藤、牡丹、水仙、丹荔、凌霄花等充满个性色彩的各式花卉。这些作品悉是小弟在秉承先祖遗风前提下,又汲取了日本现代书法绘画的某些元素,鉴古酌今、刻意创新的成果汇报。他的作品色彩亮丽,自成风格。其笔底的花卉奔放醇厚、姹紫嫣红,呈现生机勃勃的景象。他的自信、乐观带来笔歌墨舞,每件作品似是在报答社会的关怀,回报父辈们的厚爱。

《红荔图》31×31cm

春去秋来,春华秋实。纵观小弟廿余年来的这些骄人业绩,曾祖父昌硕太翁若在天得知,想来也会含笑嘉许的。

小弟,真心希望你身心健康,愿你的事业如你笔底腕下的花草树木一样蓬勃茂盛,绚丽多彩。

吴有斐

2019年春再稿

《玉棠富贵》69×69cm

《红荔图》33×33cm

《凌霄花》28×28cm

《春兰图》28×28cm

《金色紫藤图》138×70cm

《金色杜鹃花》138×70cm

《金色葫芦图》138×70cm

《金色紫藤图》138×70cm

《对联》135×35cm×2

《对联》135×35cm×2

《书法行书》135×35cm

吴越在故乡安吉介绍吴氏家风

华夏收藏网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收藏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dmj@cang.com。

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夏收藏网”。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凡来源为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的转载稿件,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需转载,请自行与来源方获取版权。

发表评论
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
客服